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3-27 17:24:25 | 查看: 226| 回复: 0
  美国国会大厦暴力事件乱象是政治高层散布重重谎言、蔑视民主、煽动仇恨和分裂导致的恶果。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对人类生命安全构成重大威胁。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战胜疫情需要世界各国守望相助、团结合作。但一向自认例外和优越的美国,不仅自身疫情失控,而且与之相伴的还有政治失序、种族冲突、社会撕裂,留下了“山巅之城”“民主灯塔”侵犯人权的新纪录。
  ——政府应对疫情任性妄为导致失控,酿成人间悲剧。美国人口不足世界总人口的5%,但截至2021年2月底,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却超过全球总数的25%,死亡病例数占全球总数的近20%,超过50万美国民众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民主制度失序引发政治乱象,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金钱政治扭曲压制民意,选举成为富人阶层“独角戏”,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心下降至20年来最低点。政治极化日益严重,仇恨政治演变为全国性瘟疫,选后暴乱导致国会沦陷。
  ——少数族裔遭受系统性种族歧视,处境艰难。有色人种在美国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中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一,却占被监禁未成年人总数的三分之二。非洲裔新冠肺炎感染率是白人的3倍,死亡率是白人的2倍,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四分之一亚裔年轻人成为种族欺凌的目标。
  ——交易和枪击事件创历史新高,人们对社会秩序失去信心。在疫情失控、种族抗议和选举冲突交织影响下,2020年美国的销量高达2300万支,比2019年激增64%,首次购买的人数超过800万人。美国全年共有超过41500人死于枪击,平均每天达110多人,全国共发生59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平均每天超过1.6起。
  ——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残忍跪压致死,引燃美国社会怒火。50个州爆发广泛持续的种族抗议浪潮,政府武力示威民众,1万多人被逮捕,大批新闻记者频遭无端攻击和拘捕。
  ——贫富差距加速扩大,底层民众生活苦不堪言。疫情失控导致大规模失业潮,数千万人失去医疗保险,六分之一美国人、四分之一美国儿童面临饥饿威胁。成为政府消极应对疫情的最大牺牲品。
  面对如此糟糕的严重人权问题,美国政府不仅缺乏应有的反思,还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充分暴露了其在人权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及虚伪性。当今时代,人类社会发展正处于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新的严峻挑战。希望美方能够怀谦卑之心、悯国人疾苦,放下虚伪、霸道、大棒和双重标准,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美国号称具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医疗资源和医疗护理能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却一片混乱,成为世界上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应对疫情不力造成惨重后果。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的数据,截至2021年2月底,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超过2800万例,死亡病例总数超过50万例。美国人口不足世界总人口的5%,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却超过全球总数的25%,死亡病例数占全球总数的近20%。美国有线日报道,仅加利福尼亚州就已经报告了184.5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22599例死亡病例,相当于每10万人中就有4669人确诊、57人死亡,这还不包括许多未得到诊断的轻症或无症状感染病例。如果美国能够科学应对,事情本不必如此。美国流行病学家、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原负责人威廉·福格认为,“这是一场屠杀”。(注1)
  领导人无视科学警告刻意淡化疫情风险。根据《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复盘的美国疫情时间线,美国特朗普政府一再忽视疫情警告。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在2020年1月初就收到情报,预测病毒将在美国蔓延。时任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在1月29日撰写的一份备忘录中,详细列举了疫情暴发的潜在风险:可能会有多达50万人死亡,并造成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时任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等卫生官员和医学专家也多次警告疫情在美国暴发的危险。但美国特朗普政府不仅对各种警告置之不理,反而专注于控制信息传播,甚至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民众,称新冠肺炎病毒是“大号流感”,感染病毒的风险和死亡率“非常低”,疫情会很快“奇迹般地消失”,导致防控疫情的“黄金窗口期”被白白浪费。《纽约时报》网站2020年4月13日报道指出,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宁肯相信自己的直觉也不相信科学,错失时机,断送了大量无辜的生命。
  政府选择不作为导致疫情失控。在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30万人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教授戴维·哈耶斯-鲍提斯塔指出,美国其实不应死那么多人,是政府选择了不作为导致悲剧的发生。(注2)哥伦比亚大学疾病研究人员通过模型分析显示,如果美国政府2020年3月13日发布的疫情防控措施能够提前两星期,那么约83%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注3)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2020年5月17日罕有地发表社论指出,美国政府总是“着迷于”找到快速结束疫情的方式——疫苗、新药,甚至指望病毒会就这么消失了,但事实是只有依赖病毒检测、感染追踪及隔离等基本的公共卫生准则,才可能终结疫情。即便疫情已经在美国大范围蔓延,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已升至全球第一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出于政治私利,依然急于重启经济。沃克斯新闻网2020年8月11日评论称,一些州在4、5月份就忙于重启,使得病毒传播的重灾区从最初的纽约地区向南部、西部扩散,并最终扩散到全国其他地区。尽管许多医学研究已经证实佩戴口罩可以有效防止感染病毒,但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和一些州政府官员却长期拒绝实施强制口罩令。
  疫情防控指挥混乱使得民众无所适从。美国有线日的评论指出,美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混乱不堪,缺乏全国性的指导方针和组织领导,各州只能自行其是,甚至不得不相互竞价争抢医疗物资。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与公共卫生机构、医学专家发布的有关疫情防控信息相互抵牾、反复无常。专家们呼吁联邦政府统筹全国病毒检测和医疗物资供应,领导人却让各地政府自己解决;联邦政府刚刚公布分阶段重启计划,领导人却接着呼吁各州加快重启;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强烈建议公众佩戴口罩,领导人却长达几个月坚决拒绝佩戴口罩;更为荒诞的是,领导人竟提出让民众注射消毒剂治疗新冠肺炎。
  任性自负推卸责任。尽管在疫情应对中昏招迭出,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却拒绝承认有任何失误,反而用各种说辞自我美化、推脱责任,罔顾事实将美国确诊病例全球居首归因于做了更多的核酸检测,声称自己对病毒检测系统的混乱低效和死亡率的不断攀升“没有任何责任”。而白宫顾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指出,数据不会说谎,美国确实是世界上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注4)
  老年人成为政府抗疫不力的“牺牲品”。疫情中原本就面临更大风险的老年人群体,在混乱不堪的疫情防控体系中被进一步边缘化,面临着生命贬值、尊严贬损。2020年3月23日和4月20日,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两次表示,“宁愿死也不愿看到公共卫生措施损害美国经济”。《圣迭戈工会论坛报》网站2020年8月18日报道,根据新冠肺炎病毒追踪项目公布的数据,养老院等长期护理机构中的居民占美国人口的比例不到1%,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比例却超过40%。《华盛顿邮报》2020年5月9日的评论称,美国的抗疫行动成了“一场国家批准的屠杀”,它故意牺牲老年人、工人、非洲裔和拉美裔人口。时事2021
  贫困人口面临更严重感染威胁。研究发现,美国贫富差距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死亡率密切相关。纽约州的基尼系数最高,同时其死亡人数也最高。(注5)英国《卫报》网站2020年3月21日报道,疫情期间美国富人优先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而低收入从业群体大多无法居家办公且不享有带薪病假,不得不为了维持生活使自己面临更大的感染风险。《洛杉矶时报》网站2020年5月8日报道,公共卫生官员指出,洛杉矶县低收入社区居民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是其邻近富裕社区的3倍。盖洛普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七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表示,如果自己或家庭成员出现新冠肺炎相关症状,将因为担心负担不起治疗费用放弃治疗。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指出,美国穷人正受到新冠肺炎病毒最严重的打击,更容易感染病毒,死亡率更高,而一个混乱的、注重企业利润的政府应对措施未能充分顾及他们的利益。
  残障人士和无家可归者处境维艰。非营利组织“公平健康”2020年11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与普通人群相比,有智力和发育障碍的人死于新冠肺炎的可能性要高出3倍。(注6)《洛杉矶时报》网站2020年5月14日报道,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使得美国无家可归者人数暴涨45%。无家可归者中有很多年迈的老人和残障人士,他们原本身体健康状况就不佳,生活和卫生条件恶劣,是病毒的易感群体。疫情期间,流落街头的无家可归者遭到严厉驱逐,被迫住进临时收容所。路透社网站2020年4月23日报道,美国各地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因人员拥挤难以保持社交距离,使得病毒极易传播。《纽约时报》网站2020年4月13日报道称,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成为纽约市疫情的“定时炸弹”,超过1.7万人住在为单身成年人准备的集中收容所中,睡在床上几乎可以手碰手。《波士顿环球报》网站2020年5月4日报道,波士顿市无家可归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占当地该群体已接受检测人口的三分之一。
  监狱疫情暴发威胁囚犯生命健康。美国广播公司网站2020年12月19日报道,美国至少已有27.5万名囚犯感染新冠肺炎,1700多名感染者死亡,监狱系统的感染率大大高于周边社区。根据美联社和非营利新闻组织“马歇尔项目”共同收集的数据,在州和联邦监狱管理局管理的监狱中,每5名囚犯中就有1人感染新冠肺炎,是普通人感染率的4倍多;其中24个州监狱的感染率更高,堪萨斯州一半囚犯感染,是该州总人口感染率的8倍;阿肯色州每7名囚犯中就有4人感染。
  疫情失控给美国人心理带来严重阴影。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对美国人造成的负面影响超过病毒本身,人们感到压力重重、孤立无援。(注7)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8月14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020年4月至6月,40.9%的成年受访者表示出现心理健康问题,30.9%的成年受访者表示患有焦虑或抑郁症,而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与此同时,13%的成年受访者表示开始或增加使用药物,11%的成年受访者认线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疫情期间美国自杀救助热线%,某些危机干预热线)
  美国自诩为民主制度的“样板”,动辄打着所谓维护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对许多国家指手画脚、室内装修风格分类肆意打压。然而,金钱政治痼疾深重,民意操纵与谎言泛滥,美式民主不仅难以弥合日益极化的政治分歧,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导致美国民众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有名无实。
  金钱支配下的政治选举实质上成为“钱决”。金钱是美国政治的驱动力。美国的金钱政治扭曲了民意,把选举搞成了富人阶层的“独角戏”。2020年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的总支出高达140亿美元,是2016年的2倍多。其中,总统选举花费再创历史纪录,达到66亿美元;国会选举花费超过70亿美元。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2020年11月1日报道,在2020年的选举周期中,排在前10位的捐款者捐款总额超过6.4亿美元。除公开登记的选举捐款外,大量秘密资金和“黑钱”充斥着2020年的美国大选。根据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分析,匿名捐款的“黑钱”组织通过广告支出和向各类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的捐款创了新的纪录,共为2020年的选举投入7.5亿多美元。(注9)
  民众对选举的信任陷入危机。盖洛普公司网站2020年10月8日公布的调查显示,对总统选举非常有信心的受访者比例仅有19%,创下自2004年以来该调查的最低纪录。《华尔街日报》网站2020年11月9日评论称,在2020年的选举中,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心下降至20年来最低点。
  政治极化现象日益严重。共和党和之间的对立逐渐从政策之争变为身份之争,政治部落属性日趋明显,社会热点法律事件两党在诸多重大公共事项上僵持不下、无所作为,使国家治理陷入低效无能的泥淖。政客自甘堕落争权夺利,相互倾轧、攻讦缠斗成为美国的基本政治生态,各种丑陋攻击和低俗抹黑竞相上演。支持不同党派的选民在极端政客的挑唆煽动之下势不两立,情绪日趋狂热、沟通愈发艰难,仇恨政治演变为一场全国性的瘟疫,成为社会持续动荡撕裂的根源。皮尤研究中心网站2020年11月13日报道,美国社会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政治分裂。人和共和党人之间在经济、种族、气候变化、执法、国际参与以及其他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日益鲜明。2020年的总统选举使这些根深蒂固的分歧进一步深化。选举前一个月,两党候选人的支持者中有约80%的登记选民表示,他们与另一方的分歧不仅在于政治和政策上的不同,更在于核心价值观上的对立,约90%的选民担心对方的胜选会对美国造成“持久伤害”。
  权力制衡异化为否决政治。两党分裂强化了美国体制中固有的否决现象,权力分割和权力制衡变异为相互否决。两党恶斗不止,使国会陷入瘫痪,决策陷入僵局。在疫情暴发失控的危机局面下,两党不仅在诸多议题上一再缠斗,还把应对疫情冲击的第二轮纾困法案当作竞选工具,为了捞取选票拉锯扯皮拒不妥协,导致数百万底层民众生计艰难。否决政治造成国会和行政系统、联邦和州的尖锐对立。疫情期间,共和党总统和占多数的众议院矛盾不断,联邦政府与执政的“蓝州”冲突频发,不仅同各州抢夺抗疫物资,还屡屡和“蓝州”执行截然相反的疫情应对政策,导致民众无所适从。马萨诸塞州紧急购买的300万个N95口罩在运抵纽约港后竟被联邦政府拦截。
  选后暴乱凸显美式民主危机。选举没有解决美国政治分歧,反而使对立白热化。英国《卫报》网站2020年11月4日指出,无论谁赢得选举,美国仍然是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愤怒和仇恨将成为政治遗产。败选的共和党阵营指控大选存在多项欺诈,不接受总统选举结果,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等提出诉讼,并对当地选举官员施压和恐吓,要求重新计票以推翻选举结果。特朗普一再坚称绝不接受选举结果,并号召支持者前往华盛顿抗议国会确认选举结果,选举争议最终演变为暴乱。
  2021年1月6日,拒绝接受选举结果的上万名示威者在华盛顿举行“拯救美国”示威集会,大批示威者随后越过警卫线翻墙闯入国会大厦,与警察发生激烈肢体冲突。警察发射催泪弹并开枪射击,国会议员们戴着防护面罩慌忙躲避,示威者占领会场后肆意妄为。事件造成数人死亡,导致正在认证选举结果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华盛顿特区相继进入宵禁和紧急状态。美国国会警察局局长史蒂文·桑德2021年1月7日称,成千上万参与暴力骚乱的人用金属管、化学刺激物和其他武器袭击警察,华盛顿特区和国会大厦共有50多名警察受伤。警察总计逮捕了100多人。2021年1月7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发表声明称,该事件清楚地表明了政治领导人持续、蓄意歪曲事实以及煽动暴力和仇恨所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华盛顿上演的政治乱象令世界震惊。美国媒体称这是美国现代史上权力移交第一次“在华盛顿权力走廊内演变成一场实体对抗”,“暴力、混乱和破坏动摇了美国民主的核心”,是“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法国《费加罗报》评论称,这一暴力事件激化了美国社会不同阵营间的怨恨和不信任,使美国陷入新的政治危机。《外交政策》评论称,美国已经变成了美国领导人经常谴责的样子:无法在权力交接过程中避免暴力和流血破坏。黎巴嫩外交官穆罕默德·萨法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称:“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以从美国的手中解放美国。”
  在美国,种族主义是全面性、系统性、持续性的存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这一现状无奈地表示:“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是数百万美国人悲剧性的、痛苦的、愤怒的‘常态’。”2020年6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连发两条媒体声明,强调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抗议活动不仅凸显了美国警察对有色人种的暴力执法问题,也凸显了美国在卫生、教育、就业等方面的不平等和种族歧视问题。如果美国想要结束种族主义和暴力的悲惨历史,就必须予以倾听和解决。6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3次会议召开种族主义问题紧急辩论,这是人权理事会历史上首次就美国人权问题召开紧急会议。11月9日,美国在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时,因种族歧视问题遭致国际社会严厉批评。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等机构指出,美国的种族主义令人震惊,白人种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和三K党成员公然使用种族主义的标语、口号,宣扬白人至上,煽动种族歧视和仇恨;政治人物越来越多地使用分裂性语言,试图将种族、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边缘化,等同于煽动和助长暴力、不容忍和偏执。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认为,对于非洲裔美国人来说,美国的法律体系已经无法解决种族不公与歧视。
  印第安人权利遭受侵犯。美国政府在历史上对印第安人进行过系统性种族清洗和大屠杀,犯下罄竹难书的和种族行,美国印第安人今天仍然过着二等公民般的生活,权利饱受践踏。美国许多低收入社区中的印第安人等土著人遭受核废料等有毒环境影响,罹患癌症、心脏病的比率非常高。很多土著人生活在危险废物处置场附近,出生缺陷率畸高。2020年8月5日,联合国危险物质及废料的无害环境管理和处置对人权的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36/15号决议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土著人面临采掘业、农业和制造业释放或产生的有毒污染物,包括遭受核废料放射性影响,并且采矿废物造成的土壤和铅尘污染对其健康造成的影响远超其他群体。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联大74/145号决议编写的报告指出,美国政府未经土著群体同意,或违反其传统土地所有权和集体土地所有权,将印第安“立岩”苏族部落等的土地开放接受投资。联合国适当生活水准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43/14号决议编写的报告指出,少数群体和土著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最具破坏性,美国土著人的住院率是非拉美裔白人的5倍,死亡率也远超白人。
  对亚裔群体的欺凌加剧。疫情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在公共场合遭受羞辱甚至攻击的事件比比皆是,一些美国政客对此更是有意误导。《纽约时报》网站2020年4月16日指出,“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在美国身为亚裔是一种非常孤独的感觉”。全国广播公司网站2020年9月17日报道,一项针对美国亚裔年轻人的调查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四分之一的美国亚裔年轻人成为种族欺凌目标;在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种族主义言论的推波助澜下,近一半受访者对自身所处境遇表示悲观,四分之一的受访者对自己及家人所处的境遇表示恐惧。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2020年3月23日和4月21日先后指出,有关国家政客主动发表公开或暗示性的仇外言论,使用别有用心的名称来替代新冠肺炎病毒,这种把特定疾病与某个具体国家或民族相联系的仇外表达不负责任、令人不安。美国政府官员公然煽动、引导和纵容种族歧视,无异于对现代人权观念的悍然羞辱。
  仇恨犯罪居高不下凸显种族关系恶化。联邦调查局2020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9年执法部门报告的8302起单一偏见引起的仇恨犯罪案件中,57.6%涉及种族族裔身份,其中高达48.4%是针对非洲裔,15.8%是针对白人,14.1%是针对拉美裔,4.3%是针对亚裔。在种族仇恨犯罪案件的4930名受害者中,非洲裔多达2391人。《今日美国报》网站2020年5月20日报道,一些美国人将疫情的暴发归咎于亚裔,对亚裔的歧视、骚扰和仇恨犯罪事件越来越多。民权组织“停止仇恨亚裔美国人与太平洋岛居民”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7个月,美国共发生2300余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死亡案件频发。2020年3月13日,26岁的非洲裔女子布伦娜·泰勒在自己家中被警察射中8枪致死。2020年5月25日,46岁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残忍“跪杀”。2020年8月23日,29岁的非洲裔男子雅各布·布莱克在打开车门要上车时被警察从背后连开7枪导致重伤,事发时布莱克3个年幼的孩子就在车上目睹了这一恐怖经过。“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警察共枪杀1127人,其中只有18天没有杀人。非洲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2013年至2020年,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
  有色人种受疫情危害更大。2020年8月21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向人权理事会第45次会议提交报告指出,美国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体现了明显的种族差异,非洲裔的感染率、住院率和死亡率分别是白人的3倍、5倍和2倍。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020年5月15日报道称,“没有什么比这场疫情下的生与死更能体现美国的肤色差异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8月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疫情中的种族差异扩大到了儿童。拉美裔儿童因新冠肺炎住院的比率是白人儿童的9倍,非洲裔儿童住院的比率是白人儿童的6倍。(注10)《洛杉矶时报》网站2020年7月10日报道,洛杉矶公共卫生总监芭芭拉·费雷尔指出,病毒对非洲裔和拉美裔居民造成的严重影响,根源在于“种族主义和歧视对获得健康所需资源和机会的影响”。《今日美国报》网站2020年10月22日评论指出,有色人种死于疫情的人数远远多于白人,可归因于不平等的教育与经济体系导致有色人种得不到高薪工作,住房歧视导致有色人种居住密集,以及以牺牲穷人为代价的环境政策等。在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10个县中,有7个县是有色人种人口占大多数;在死亡率最高的前50个县中,有31个县的居住者主要是有色人种。
  有色人种面临更严重的失业威胁。英国《卫报》网站2020年4月28日评论称,“最后被雇佣,最先被解雇”是非洲裔美国人最无奈的现实。美国劳工部2020年5月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4月份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失业率分别飙升至16.7%和18.9%,创历史最高纪录。(注11)《华盛顿邮报》网站2020年6月4日报道,经过严重疫情后,只有不到一半的非洲裔美国成年人还拥有工作。美国劳工部2020年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非洲裔的失业率比白人高出近一倍。(注12)《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20年7月20日报道,工会领导者呼吁美国劳工在20多个城市罢工,以抗议在疫情期间加剧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和经济不平等。
  执法司法领域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信使》杂志网2020年12月17日报道,在路易斯维尔市,尽管非洲裔美国人仅占当地驾龄人口的20%,且在搜查中发现违禁品的比率远低于白人,但警察对于非洲裔的搜查却占搜查总次数的57%,近3年内被逮捕者中有43.5%是非洲裔。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20年6月1日报道,尽管非洲裔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监狱囚犯总数的三分之一,这意味着每10万名非洲裔中就有1000多人被监禁。美国全国州议会会议网站2020年7月15日发布的研究显示,有色人种在美国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中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一,却占被监禁未成年人总数的三分之二。艾奥瓦公共广播新闻网2020年12月18日报道,在艾奥瓦州的监狱中,非洲裔的监禁率是白人的11倍。即使犯同一罪行,非洲裔也更可能被判更长的刑期。《洛杉矶时报》2020年9月15日报道,美国联邦司法系统死刑适用中也存在着种族偏见,杀害非洲裔比杀害白人面临死刑的可能性更低。当受害者是白人时,重罚有色人种犯罪嫌疑人的倾向更为明显。《戴维斯先锋报》网站2020年12月4日报道,自1976年以来,有色人种在美国的死刑执行中占比高达43%,目前等待执行的被告人中55%是有色人种。《迈阿密先驱报》网站2020年12月1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