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3-23 15:44:07 | 查看: 20| 回复: 1
  我,83年生,出生在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小镇地处山脚,四周农田山岭。
  1994,我十一岁,读小学五年级。我所就读的镇中心小学,就在我家对面,我只需横跨马路,上个台阶,五分钟即到到我的学校。 也是在那一年,我所就读班级从一个班扩成了两个班,因为,小镇所属的几个村小,没有五六年级。要完成学业,他们必须来到镇上。我清晰记得那些从村子里来镇小上学的同窗,他们从天将破晓,走到日上梢头,披着山野朝露,或者踩着泥泞小径,又或者冒着夏雨冬寒、春凉秋冻。
  学校没有住宿,乡村没有公路,他们的上学路是用自己的双脚和勤快走出来的。
  1997,我十四岁,读初中二年级。这是全镇唯一的一所中学,所有镇上乡村里要上学的孩子,都汇聚到了这里。于是,便有着家更偏、路更远的孩子。学校有住宿,条件稍好的家庭自是不会让孩子吃那般主板止跌,创业板可能已经结束周期,谁主沉浮?早出晚归的上学之苦,只是那些条件差,连一个月三十多块住宿费,十多块伙食费都难掏出的家庭,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上学路,实在艰难。我清晰的记得班级里一个姓刘的女生,在一个雷雨过后的夏日清晨,迟到的她,全身湿哒哒地走进教室,发尾还滴落着的不知是汗珠还是雨水。
  家境贫寒至极他们,父母亦也无奈,他们的上学路,在读完九年义务教育,便算是走到了尽头。
  1999年,我16岁,考入县重点高中。通过中考考到这所学校的孩子,有县城的,有乡镇的,当然也有农村的。城里的孩子自不必说,稍远的孩子都是住校了。乡镇上的孩子,在每一个周末收拾好东西,乘着公交车回家的路上,欣赏着公路周边的良田美景一年四季的变化,心情是该是愉悦的吧。
  那些家更远,从山村里考学出来的孩子,在搭乘一段公交,再步行一段自己曾经走过无数次的上下周开始布局新周期启动的机会学之路时,心中也是愉悦的吧!在这上学的路上,他们是走出了改变的希望啊!
  2002年,我18岁,高中毕业,考入陕西师范大学。从西南丘陵山地,乘坐28个小时的绿皮硬座,来到了辽阔的秦川。四年大学,无数次乘着这绿皮硬座来往重庆与西安,唯一一列时间稍短的列车,不论寒暑,乘客从未少过。遇上寒假春运,车厢里每一个缝隙都塞满了人和行李,脚与脚相碰,肩与肩同挤,从座位去趟卫生间,这真是有点踩着他人越过之感,每挪一步,嘴里都得说一句:麻烦,让一下!一去,一回,20分钟,30分钟……火车穿梭于秦蜀大地,车尾还未出隧道,车头已进入另一个隧道。条件特别好的同学,早已搭乘飞机到归时的家和来时的学校,如我一般的绝大部分同学,我们的上学归家路,成了一段妙不可言的旅程。
  上学之路漫漫,我们不觉得苦。三五同乡尽享嗑着瓜子,吃着泡面的火车之涨停十绝之浴火重生旅,在这拥挤的车厢里,开始洞悉社会和人生百态。
  2009年,我大学研究生毕业,来到上海,定居上海。舅舅家的表弟来浙江上大学了:
  “喂,姐,我飞机明天下午到。”
  “姐,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回重庆……”
  毕业十余年,自己的上学之路不复,却也感受着今朝学子们的求学归家之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着,飞机、高铁、自驾……
  再回故乡,曾经那些贫苦孩子走过的上学路,早已被通往各村的柏油路取代,村村通公路,村村通公交。那些山间小径,或早已成为人们田园休闲的去所,又再来个大长腿!或者是忆苦思甜的寄托吧。
  而那些村庄里的孩子,父母早已为他们的上学之路做了打算,住宿、买房、租房……父母鼓鼓的腰包,成就了他们更多的选择!
  看,穿越于西蜀山岭间的高架高速,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掩映在一片葱茏与山花之中。 8.4收评:主力资金在南北市场间作快速穿梭运动       ”三藏闻言,滚下马来。”众人知是两府干系,恨不能脱身。只见王爷笑道:“众位只管就请,叫人来给我送出去,告诉锦衣府的官员说,这都是亲友,不必盘查,快快放出。银保监会证监会依法对9家机构实施接管。”说未毕,只听得一派歌声,齐调音律,唱的唱,舞的舞。三藏见他来得渐近,跪在路旁,合掌高叫道:“大王救命!大王救命!”那条汉到跟前,放下钢叉,用手搀起道:“长老休怕。神州控股郭为:把握新基建机遇,构建产城人融合的未来之城。散户注定的魔咒—永堕轮回??。

1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3-23 16:03:23
真TMD坑爹!!!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