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3-15 11:05:04 | 查看: 244| 回复: 1
第三集 高太尉设局白虎堂 鲁智深救难野猪林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鲁智深、史进杀了恶霸卫钟和“飞天夜叉”、“生铁佛”,救出了被迫害的张生和众妇女,火烧了瓦官寺后,返回到沈乙的村庒。第二天,众乡亲们为鲁智深、史进送别。那个沈乙因为不便跟着鲁智深一个僧人,就跟了史进一起上少华山去了。鲁智深便独自一人取路向东京相国寺而去。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
  高太尉设局白虎堂 鲁智深救难野猪林

  第1场
  【镜头】繁花热闹的东京街头。智深向一个人问路,那人用手指指点点地比划着,智深顺着指点方向行去。
  第2场
  【镜头】鲁智深进了大相国寺,知客领着鲁智深进了方丈向智清长老递上书信。长老阅读后对智深说了几句,智深应诺着。长老又向知客说了几句,智深高兴地随知客出了方丈。
  第3场
  【镜头】智深随知客到了相国寺的菜园门前,那知客先在门首贴了张告示,然后和智深入了园内,这时有十多个泼皮随后围上来观看那告示,有几个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
  第4场
  【镜头】看园的老僧领着智深与知客在菜园察看,并与十几个种菜的老僧见了面。
  【镜头】看园老僧对智深说:“菜园里就这些事体,我就算交待于你了。只是有一事要告诉你,外面有一伙泼皮无赖,时常偷、抢菜疏,我们是没一点办法!看你身体魁武,或能治得了他们。”
  智深笑道:“呵呵,洒家不怕他们骚扰!”
  知客和老僧便出了菜园远去了。
  第5场
  【镜头】菜园门外,那十几个泼皮在告示前议论。一个说:“方才进去的恐怕就是这告示上说的鲁智深和尚。”
  另一个说:“管他什么智深、智浅的,咱们还怕他不成!”
  又一个胆小地说:“那和尚膀大腰圆,怕不好惹啊!”
  开头那个压低声又说:“我们这样,一会进去假作拜见,诱他到粪坑边,乘他不备,掀进粪坑里羞辱他一番,看他还不服了?”
  “对!对!就这样!”一伙兴冲冲地叫嚷着就进了园子。
  第6场
  【镜头】智深正在园子四处转悠,看见泼皮们进来就迎了过去。那些泼皮走到粪坑边就驻足不前,都拜倒在地,齐声说:“拜见师父!”
  【镜头】智深不知是计,只管大步走到了粪池边,前边两个泼皮相互挤了挤眼,却被智深发现,便停止不动说道:“你们起来说话!”却见几个一轰而上想抱住智深双腿,却早被智深飞起一脚将一个泼皮踢进了粪池,泼皮们都吓得就往后缩,想跑,被智深赶上一手捉了一个,提起来也扔进了粪坑,三个泼皮在坑里扑腾着,上边的泼皮早已跪地磕头求饶。
  智深:“去把他几个捞上来!”那伙泼皮找了几要木棍,将那三个捞了上来。
  第7场
  【镜头】智深呵呵大笑道:“你们几个蠢物!且去那边水池里洗了,过来说话!”说毕便去一棵树荫下的椅子上坐了。
  众泼皮洗净了,都低着脑袋到智深跟前跪下。智深喝问:“你几个什么鸟人,敢来戏弄洒家?”
  一个为头的回说:“我们都是祖居此地的,没本事挣钱糊口,就靠赌博、偷窃过活。这菜园子更是我们的衣食饭碗。如今师父您来了,我们可再不敢了!”
  智深说:“实话告诉你们,洒家曾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下提辖,别说你们几个,就是千军万马,洒家也杀进杀出!”
  泼皮们听了,更是磕头如捣蒜地求饶。智深挥手道:“洒家放过你们,去吧!”众泼皮一听,高兴的撒腿就跑了。
  第8场
  【镜头】次日下午,众泼皮抱着一小坛酒,还有些肉菜来到了菜园。智深正好午睡起来从屋里出来,泼皮们笑嘻嘻地上前,为头的说:“师父,我们几个凑了份子,请师父喝酒,就算是给师父接风洗尘。”
  智深笑道:“也难得你们有这份心!只是这点酒菜还不够洒家一个人的。”说着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说:“拿去!再多买些回来!给那些种菜的老僧们也送去些!”几个泼皮连忙去了,
  【镜头】两个没走的便给智深斟了碗酒,智深便端起来自饮。
  第9场
  【镜头】几个泼皮在店铺前买酒肉的情景。、
  第10场
  【镜头】不一会,那几个就抱来了几坛酒和猪头、鸡等一大堆肉食,并分了些送到老僧那边,智深还吩咐让他们给几个种菜僧在槐树下铺了张芦席。
  【镜头】然后众人就围着智深,坐在大树荫下吃喝起来。
  【镜头】那为头的说:“师父来了,我们以后就跟着师父,再也不怕别人欺侮了!不知师父肯不肯收留我们?我们就给师父把这菜园的活都包了!只要能让我们有口饱饭吃,不然以后我们没法过活了!”
  智深听了,笑笑说:“好啊!那些种菜的僧人也都老弱不堪,以后就让他们多歇息吧!”
  众泼皮大喜过望,纷纷举起酒碗向智深敬酒。
  【镜头】空中飞来一只乌鸦,落在旁边大树上的巢窝里哇哇地叫。巢里几只小乌鸦也跟着乱叫;
  【镜头】几个泼皮齐叫:“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智深问:“你们做什么鸟乱?”
  一个回说:老鸦叫,主不吉。怕有口舌。”
  另一个说:“干脆上树把那窝给捅了!”有几个应和着已跑到树下欲上树,试了几次,想爬上去。
  【镜头】智深酒喝得兴起,也来到树下,把树相看了几眼,说道:“你们退下,让洒家把树拔了罢!”
  众泼皮一听直吐舌头,眼睛瞪的滚圆,不信地看着智深。智深脱了上衣,露出背上花绣,众人齐齐“哇”了一声。只见智深上去双手搂好了树干,把腰一趁,就将那树从地里撼动了,在众泼皮的阵阵惊叫中,那树被渐渐拔起,最后连根拔了出来。智深放倒了树,拍拍手,象没事一般。
  【镜头】众泼皮和那些也闻声过来的老僧们暴雷也似地喝彩。众泼皮又都匍匐在地,直叫道:“师父直是神人呀!没有千万斤的力气如何能拔得动!”
  智深吐口气说:“这值什么,你们把乌鸦窝弄了,把树再栽好了。待会来看洒家使器械给你们看!”
  泼皮们一起动手,将树抬起放回原位,培好了土。
  第11场
  【镜头】几个泼皮已跑进屋里将禅杖抬了出来。
  【镜头】智深拿在手里叫道:“你们退远一些,看洒家舞杖!”众人都退下,让出一片空地来。智深便如风似地舞动起来!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只顾了不住叫好。
  就在此时,只听见缺墙外传来一声:“使得好!”
  第12场
  【镜头】众人回头望去,只见缺墙外站着一个豹头环眼,燕额虎须,三十多岁的官人。一个泼皮叫道:“这位教师说好,那可就是真好啊!”
  智深问:“这人是谁?”
  “这位可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武师啊!人都叫人他豹子头林冲。”一个泼皮万分景仰地说。
  智深一听,随即提着禅杖向缺墙处走了两步,单手施礼说:“既是林武师,何不进来露两手,让洒家开开眼!”
  【镜头】林冲也没客气,飞身越墙而入。
  【镜头】智深将手中禅杖横飞了过去,林冲伸单手凌空将禅杖稳稳抓住,那禅杖竟然纹丝不动。说了声:“那就献丑了!”就开始挥舞起来。智深不由的大声叫好!
  【镜头】林冲收住禅杖向智深施礼道“让法师见笑了!”
  智深笑道:“武师手法高妙,快请坐!”林冲也不客气,便和智深坐在树荫芦席上。智深盛了一碗酒递给林冲,自己也端了一碗,二人豪爽地一碰就干,相视大笑。
  林冲:“敢问法师何方人士?”
  智深:“洒家原是渭洲经略府提辖鲁达,因打死了恶徒,后在五台山出家,现在叫鲁智深。“
  林冲:“原来是鲁师兄!久已闻名!方才看法师杖法似和我是一路家数,不知法师师从何人?”
  智深:“洒家从十六岁起就投军到河北招讨使帐下,有个叫林超的武师见俺资质好,就将平生本领尽数传授给洒家。俺一直怀念他,可是自从分开就再也没缘相见,他也是东京人,和你同姓,不知你……”
  林冲抢话道:“啊!那正是家父!我们俩原来还是真正的师兄弟啊!”林冲起身就拜,智深也忙还礼说:“啊呀,竟能在此与贤弟相遇!太好了!”扶起林冲问:“师傅现在……”
  林冲:“已于前年无疾而终!”智深叹息道:“可惜不能相见一面!哪天我和师弟一起去给师傅烧些纸钱去。”林冲应允着,二人复又坐下,饮酒叙话!
  【镜头】众泼皮都退在一边,专注二人说话。一个泼皮对林冲说:“林武师你没看到,鲁师父他方才将那棵重杨柳都给连根拔了!”林冲顺着手指方向看了,对智深说:“师兄直是神力,小弟佩服!”
  智深呵呵一笑说:“师弟,喝酒,喝洒!”
  第12场
  【镜头】使女锦儿慌慌张张地跑来,到了缺墙处向里边的林冲叫道:“官人,娘子在庙里被人拦住了……”
  林冲:“在那里?”
  “就在五岳楼下。”
  林冲对智深说:“师兄再会,我先去了!”说罢就跳出墙外随锦儿直奔去了。
  第13场
  【镜头】五岳楼前的扶梯边,只见一个年少后生拦住林冲娘子道:“你且上楼去,我要和你说话……”
  林冲娘子羞恼道:“清平世界,如何敢调戏良人!”
  【镜头】那后生嘻皮笑脸,还欲动手扯林冲娘子。林冲从身后将其肩胛一扳,扳转身子,喝道:“住手!”举起拳头正欲打时,却认得此人是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已是心软,下不了手。
  【镜头】高衙内瞪眼怒叫:“林冲,干你屁事,敢来管我!”这时高衙内的手下忙上前对林冲说道:“教头休怪,是衙内不认识娘子,多有冲撞!”林冲怒气未消地瞪着高衙内。
  几个手下哄着高衙内出庙去了。
  第14场
  【镜头】鲁智深带着那十几个泼皮冲了进来,叫道:“兄弟,我来帮你厮打!”
  林冲:“师兄,没事了!是本管高太尉的干儿子,不认识荆妇,一时无礼。”
  智深:“你是怕那高太尉,洒家不怕,再若让我撞见那厮,让他吃我几禅杖!”
  “权且饶恕了他这一回罢!”林冲回头对娘子说:“这是我方才遇到的鲁大哥,他早年就随家父学艺,是我的师兄。”
  【镜头】林冲娘子上前拜见了,智深也还个礼。
  林冲又对泼皮们说:“师兄酒多了,你们快陪着回去让师兄歇息!”
  【镜头】智深便被众人簇拥着一边向庙外走去,一边喊道:“兄弟,明天再会!”
  第15场
  【镜头】林冲也领了娘子和锦儿到庙外上了轿子取路回家。
  第16场
  【镜头】太尉府内,高衙内闷闷不乐,魂不守舍地在前厅里转来转去,不时朝门口看一眼。
  【镜头】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进来。高衙内急切地欲要问话,那手下已先说道:“衙内,我刚看到陆谦陆虞候了,他可是林冲要好的朋友,只要有他帮忙,那林冲娘子就能到你手了!”
  高衙内一听即刻有了笑意:“富安,快说是什么法子?”
  富安:“衙内莫急!这要看陆虞候肯不肯帮忙了。我已把他找来了,就在外边,让他进来再说。”
  “那就快让他进来啊!”富安赶紧出去了。
  【镜头】富安领着陆谦进来,向衙内行了礼。富安就对陆谦说:“陆虞候,衙内前两天在岳庙撞见了林冲的娘子,就难以割舍,这两天是茶饭不思,寝食不安。所以要你帮衬的成全此事!不知……”
  陆谦:“我能如何帮衬?”
  富安:“容易!就是让你将林冲请去你家门首的酒馆喝酒,事先让衙内守候在你家里,我去将林冲娘子赚来与衙内相会,就成了!”
  高衙内一听就喝彩:“好妙计!今天就办了!”
  陆谦犹豫不决道:“这……这对朋友使诈的事,我如何能做!”
  高衙内冷笑道:“陆谦,你可是在我干爹府里做事,这事如办成了,干爹自会重重有赏,可如果你不去做嘛,怕有你好果子吃的!”
  陆谦叹叹气,低头应允了。高衙内大喜道:“好!事成之后,我让干爹好好重用重用你!”富安拉着陆谦就出去行事了。
  第17场
  【镜头】林冲应完卯回到家中,娘子迎上来正欲帮他脱去外衣。却听得门外有人问道:“林教头在家吗?”
  只听锦儿回说:“是陆虞候啊,官人刚才进屋!”
  林冲便出门迎接道:“陆兄何来?”
  “几日不见兄长,特来探望!相邀去喝三杯酒去!”陆谦说着,不等林冲说话,就冲屋里喊道:“阿嫂,我同兄长去家里喝酒去!”
  林冲娘子在窗帘下说:“大哥,少饮早归!”林冲答应者已被陆谦拉出了院门。
  第18场
  【镜头】林、陆二人来到陆谦家门外,陆谦却说:“兄长,我们不如就在这门口樊楼吃几杯解闷!”说着就已先走了进去,林冲摇摇头,没说什么,跟着进去。
  第19场
  【镜头】高衙内跟着带路的富安进了陆谦家,径直上了楼;
  第20场
  【镜头】酒楼上,林、陆二人把酒叙话;陆谦观察着林冲说:“看兄长神色,似有些不快。就是凭兄长在禁军中的地位和一身无人能敌的武艺,还能受甚闲气?难道是高太尉……”
  林冲摆摆手:“不是太尉,是高衙内!前几日在岳庙……”
  陆谦打断说:“哦,那事我也听说了!是衙内不认识嫂子,所以冲撞了!嗨,不知者不怪,再说都过去的事了,兄长切莫挂在心上!”
  林冲笑笑说:“也是!来,喝酒!”二人一递一杯,边说边喝。
  第21场
  【镜头】富安进了林冲家院子,和锦儿说了几句话;锦儿听了后,急忙进屋去了。

  第22场
  【镜头】林冲娘子和锦儿跟着富安匆匆忙忙在街上行走,进了陆家院门。
  第23场
  【镜头】高衙内守在陆谦屋里门口向外张望,见到林娘子进了院,高兴的手舞足蹈。
  第24场
  【镜头】酒楼上,林冲对陆谦说:“我去净手,回来再喝。”便转身下楼。
  第25场
  【镜头】锦儿慌慌张张从陆家院里跑出来。正好看见林冲从外面小巷子里的便所净手出来,就喊:“官人,快!娘子她……”
  林冲一惊:“”行者道:“不消说了,老儿,你带令爱往前边宅里,慢慢的叙阔,让老孙在此等他出了甚事故?”
  锦儿气咻咻地手指着里边说:“娘子又被上回那个衙内骗到陆虞候家里来了!他……”
  林冲一听,拔腿就往里冲。
  第25场
  【镜头】林冲上了楼梯,门被关着,只听娘子在喊:“清平世界,如何这般胡为!”又听高衙内说:“娘子,你就依了我吧!”
  林冲气血涌头,暴喝:“娘子,我来了!”说罢一脚将门踢开。
  第26场
  【镜头】高衙内听得林冲声音,慌忙从后窗口跳出逃了。
  第27场
  【镜头】林冲入内,娘子扑进怀里失声哭泣。林冲四顾,不见高衙内,见窗子大开,心知已跑了。再看娘子,衣衫并未零乱,便问:“你还好罢!”娘子点点头,还在抽泣。
  林冲怒不可遏,将陆谦家砸个粉碎。锦儿上楼,扶着娘子。林冲对锦儿说:“你先送娘子回家,我去收拾了陆谦这个小人!” 林冲说者就冲出去了。
  第27场
  【镜头】林冲到了酒楼,陆谦早已没了踪影。只得愤愤回家。
  第28场
  【镜头】夜里,林冲手握一柄尖刀在陆谦家门外、太尉府门前两处来回守望。
  第29场
  【镜头】清一下子涨了六七块!猪肉淡季竟逆势狂飙,商家买家都叫苦…生猪期货上市在即,能解“猪晨,林冲归家。娘子上前劝慰:“大哥,一夜未归,好教人担心!我又没被他污了,莫要胡为!况且你又属太尉管!生事不好!”
  “可恶陆谦这畜生,平日里称兄道弟,竟然也来骗我,实是该死!可守了一夜,也没见到那厮!”
  “大哥快去歇息了!”便搀扶林冲上楼。
  第30场
  【镜头】傍晚时分,鲁智深来到林冲家门口,林冲娘子迎进屋里。
  【镜头】智深、林冲从家里出来,二人上了一家酒楼。
  第31场
  【镜头】高衙内躺在床上,不时呻吟几声,富安、陆谦守在旁边。高衙内对二人说:“你俩快给我再想办法,我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富安道:“衙内放心,我二人一定让衙内如愿!”
  陆谦也说道:“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镜头】老都管进来,对高衙内说:“太尉得知衙内挫伤了腿骨,让我来瞧瞧!”
  富安说:“衙内的外伤易治,心病难医呀!”
  老都管:“太尉也听说了,是为了那林冲的婆娘罢?这个林冲,平时仗着武艺出众,竟然几番不听太尉旨意,擅自教禁军操练大阵,还说太尉只爱耍花招,不懂阵上杀敌的真本领。太慰早就对他不满,想难为他了!”
  陆谦抢说道:“要是能把林冲做倒了,那既能让衙内称心如意,我也不用再东躲西藏,提心吊胆了!”
  富安也忙插话:“就是,就是!那就快做倒他!这还不是太尉一句话的事!”
  老都管:“就是太尉也不能随随便便定人死罪啊,总得有个由头。”
  陆谦:“我到是有办法能定林冲死罪。”
  高衙内急不可耐地:“快快说来,是何办法?”
  【镜头】几个人凑在一起谋划的画面:陆谦说着话;老都管不时点头;高衙内笑逐颜开。

  第32场
  【镜头】东京街头的一个巷子口,一个身穿旧战袍的大汉,手拿一把宝刀,刀鞘上插根草标儿,在巷口来回转悠,叫卖:“祖传宝刀,识货的来瞧瞧啊!”眼睛却不时地朝巷子里张望。
  第33场
  【镜头】智深、林冲喝完酒,说着话从巷子里出来,到了巷口,林冲向智深作别道:“我还得去教场看看,大哥先自回罢,明日再见!”
  【镜头】那个卖刀人看见林冲,便凑在了林冲身后。
  【镜头】智深:“兄弟,莫再为那事闹心,今后但有事,你不好出手,就让洒家出头替你了断!”
  “好的!大哥先走。”林冲拱手答应说。智深便转身去了。
  第33场
  【镜头】林冲转身向另一方走去,卖刀人当着林冲的面将宝刀抽出半截,明晃晃地夺人眼目。眼瞅着林冲,嘴里么喝:“宝刀,祖传宝刀!”
  林冲被刀光一晃,不由留意,上前问道:“你要卖多少钱?”说着已伸手将刀拿过来仔细观看。
  “三千贯!看你识货,就最少两千贯。”
  林冲:“是口好刀,除我再也无人识货。你若肯时,一千贯,我就买了!”
  卖刀人装出一副可怜相:“我实是急等钱用,饶你五百,一千五百贯!”
  林冲佯装要走,那人便忙说:“那就卖给你罢!”
  林冲:“你随我回家去取钱吧!”二人前后相随着向林冲家走去。
  第34场
  【镜头】晚上,林冲在家里把玩那口宝刀,爱不释手。最后挂在墙壁上,又端详了半天。
  林冲娘子从楼上下来,笑着说:“就是一口刀嘛,看把你迷成这样!”
  林冲有些得意地说:“这可真是一口难得的宝刀啊!以前听说太尉府里也有一口宝刀,我几次想要借来一看,就是不肯拿出来。现在我有了这把宝刀,以后慢慢和他比试比试。”
  “天很晚了,快去歇息了罢!”娘子劝说,林冲这才一起上楼。
  第35场
  【镜头】次日午时,林冲承办公事回来,却见门首有两个人和锦儿说着话;
  锦儿一见林冲进来就说:“那不是官人回来了!”
  两人回头便迎着林冲道:“林教头,太尉钧旨,要你带着新买的宝刀去和他的宝刀比看。”
  林冲心里纳闷:“太尉怎就得知我有宝刀?你俩是谁,我以前也没见过啊?”
  “我们是昨日才新参随的,详情也不得知,还请教头快随我们去罢!”
  林冲只得进屋和娘子招呼了,取刀出来,随着去了。
  第36场
  【镜头】太尉府,二人引林冲穿过前厅直到后堂,对林冲说:“太尉就在里边,教头请!”说毕两人就迅捷离去。林冲也没再意,便直接走进堂内。
  第37场
  【镜头】堂内却空无一人。林冲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不禁心疑,抬头却看到匾额上“白虎节堂”四个大字,大惊,正欲退出门口,只见高太尉领着几人已从门外进来,喝道:“林冲大胆。竟敢带刀闯入白虎节堂,莫非是来行剌下官不成?”
  林冲急忙分辩:“是有两人带我前来,说是太尉要比看宝刀。”
  “胡说!那有此事,分明是图谋不轨,左右,快与我拿下!送军法司,依律处置!”话音方落,左右两边涌出十余个手持兵刃的亲兵上前夺了刀,将林冲横拖了下去。林冲大喊“冤枉”,可高太尉已不答理,转身入内去了。
  第38场
  【镜头】军法司大堂,军法使审问林冲:“林冲,身为禁军教头,竟敢持刀闯入白虎节堂,行剌太尉,你不识法度吗?!”
  林冲:“我怎会不识法度?是昨日有人来家传太尉钧旨,才去的!这定是有人要陷害于我!”
  “是谁陷害你?
  林冲:“我以前从未见那两个,不知姓名。
  “那你能说是太尉陷害你吗?关于财务自由你蓄谋行剌长官,依军律当斩,是死罪!”军法使大拍着桌子吼道。
  林冲还欲争辩,军法使挥挥手,将状词扔下来说:“让他画押!”
  【镜头】手下两人上前将状词递到林冲面前,另一个拿着笔。
  这时,听见外面一阵鼓噪。
  【镜头】守门的士兵跑进来报告:“外面来了几个教头和无数禁军,要为林教头评理伸冤……”话没说完,已有几十人冲上台阶,要往里闯。
  【镜头】军法使站起来愤愤地敲击桌子大喝:“这是什么地方,容你等如些喧嚷!再不退下,一律治罪!”
  几个教头劝止众人安静下来,回禀道:“林教头昨日是被两人从家里唤去,这位兄弟亲眼所见。而我和另外几人都看见教头被人带进了太尉府!我们平日深知教头为人,他怎会有行剌之意,此事必有冤屈,请恩相明鉴!”
  堂外数百人齐声应和,群情激忿。
  【镜头】军法使一看势头不对,便放缓声说:“林教头犯事情由,本司定会理清,如无确证,决不会冤枉林教头的,你等先且退去!”又对手下说:“将林冲暂先押下,待后推断!”
  教头和众军士这才三三两两地散去了。
  第39场
  【镜头】太尉府,高俅听军法使禀报:“林冲那厮深得军心,今日有数百军士前来扰乱军法司。看来硬要判决恐众怒难犯。依下官愚见,不如将此案交由开封府审理,私下里叮嘱开封府尹用心处决,这样既可脱了与太尉的干系,又可达目的。”
 临门一脚,冷暖自知! 高俅点头:“那就这样办吧!我让都管过去给个话就是。”军法使退下。
  第40场
  【镜头】开封府衙内室,府尹与一手下商量林冲一案。
  府尹:“今日堂上讯问了林冲,这事显有冤屈。一个禁军教头断无擅闯节堂之理!再联系到近日传闻太尉的干儿子调戏林冲娘子一事,这事已是再清楚不过了!可太尉已传了话来,要判死罪,这可真不好办啊!”
  “听说昨日禁军士兵闹动了军法司,太尉这才想借刀杀人。我们不如这样:我去和林冲家人通气,让他们探监时要林冲主动招认是“一时大意,误闯节堂”,我们就可判他个脊杖二十,剌配远恶军洲,这样情理便通,既能周全了林冲性命,不惹众忿,太尉那里他心知理亏,也没法怪罪,当然这还得你今晚就要亲自向太尉陈述才行。”
  府尹大喜:“对!就这样办!我们分头行事,明天即可了结。”
  第41场
  【镜头】开封府衙大堂,林冲跪在堂下。
  府尹:“罪犯林冲,误闯白虎节堂,脊杖二十,剌配沧洲牢城。”
  文墨匠上来给林冲剌了面;林冲被脊杖后役衙给林冲上了枷锁。,
  府尹又叫道:“董超、薜霸!命你二人押送犯人前去沧洲。你们速去准备,下午即便起程。”
  董超、薜霸两个公人上前听令后,随押着林冲的狱吏出了衙堂。
  第42场
  【镜头】董超、薜霸出了府衙,在街头正欲分别各自回家,却有一人在前面挡住说到:“二位公人留步!有位官爷有请二位到前边酒楼里说话!”
  董超、薜霸二人对看了一眼,会心一笑。二话不说就随着去了。
  第43场
  【镜头】那人带二人进了酒楼一雅阁内,只见陆谦、富安坐候在里边。那人说:“就是这两位有请!”44406说罢就退去了。
  【镜头】富安起身邀二人入了坐。董超便问:“小人不曾拜识尊颜,不知唤我等有何吩咐?”
  陆谦:“实不相瞒,我们是太尉府上的心腹之人,是太尉要我们找两位。”说着从身旁取出两锭金子放在桌子上,又说:“这十两先给两位用度。我知你二位是积年押解犯人的公人,不说也该明白我的意思。”
  董超、薜霸交换了一下眼神,各取了一锭揣在怀里。
  董超:“明白,明白!是要我们结果了林冲的性命吧?!”
  陆谦、富安也是相视一笑。富安:“真是明白人,不用多说!”
  陆谦:“你们不必远去,就在前边的僻静处办了,揭了脸上金印,就来回话。开封府自有太尉吩咐。事成后还有重赏!”
  董超、薜霸起身,薜霸道:“官人放心!我们也不是头一回做这种事。我俩先各自回家收拾一下,就要起程,你们就等回话罢!”

  第44场
  【镜头】鲁智深在酒楼外不远的拐角处看着董超、薜霸二人出了酒楼分头而去。
  第45场
  【镜头】董超、薜霸押着林冲从牢营出来,走了不多远,林冲岳父领着娘子、锦儿,还有那几个替林冲喊冤的教头、军官以及众邻里一群人迎了上来。
  【镜头】林冲上前叩拜岳父,岳父眼含泪水:“贤婿受此冤屈,我多方打点也没能解救脱难!”
  林冲:“泰山在上,小婿不孝,累及家人!如今遭此劫难,后事难料。小婿有话禀告泰山。”
  【镜头】林冲对董超说:“烦将我怀中之物取出来给我岳父。”
  薜霸上前从林冲怀中取一张纸来递给岳父。岳父打开一看,竟是封休书,匆匆粗看几眼,急切地说:“贤婿,这万万使不得!”
  林冲:“自蒙泰山错爱,将令媛嫁与小人,已经八载。今日遭难,后事难料,所幸我们并无子女,娘子尚且年轻,万莫因我误了终身!”
  【镜头】林冲娘子早已号天哭地地扑向林冲,喊道:“大哥,我们夫妻恩爱,你怎能将我休了啊!”
  林冲:“我已是生死难料,再说那高俅必不肯放过你,早早嫁人,也好有个依靠!”
  林冲娘子转身从父亲手中抢过休书撕碎了说:“大哥莫说这话!我宁死不从。近几日鲁大哥时常来看望,有他保护我,你就放心去罢,我一定等你回来!”
  【镜头】林冲还想劝慰,董超、薜霸一齐催促,将林冲推着走了。那几个教头、军官向林冲施礼送行:“教头保重!”岳父忙上前给董、薜二人塞了银子,央求照应。
  第46场
  【镜头】董超、薜霸押着林冲在路上;正是七月炎夏,太阳似火。林冲又杖伤在身,行走缓慢,董超、薜霸不时推搡、责难。
  第47场
  【镜头】入夜,三人入住客店。安顿好后,董、薜二人分别用热水洗完脚;董超新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水,放在林冲床前说:“教头也洗洗脚,好生歇息,明儿赶早动身。”
  林冲起来,却行动有些不便。董超说:“还是我来替教头洗罢!”
  林冲说:“这如何使得!”
  董超抓住林冲的脚就往盆里浸去,原来是一盆沸水,林冲被烫得惨叫起来,缩回了脚,已被烫得鲜红,烫出满脚的泡来。
  董超:“我公人侍候你这罪人,你还嫌冷嫌热!”一脚将水踢翻在地,自去上床睡了。
  林冲不敢回话,倒在床上不住叫唤了一夜。
  第48场
  【镜头】天还没亮,董超、薜霸押着林冲离开客店上路;林冲艰难地挪动脚步;

  第49场
  【镜头】天大亮,林冲双脚上的泡破了,血淋淋地浸湿了草鞋,林冲痛苦不堪;薜霸用水火棍从背后不住推促;
  林冲:“脚疼得实在走不动了!歇歇再行罢。”
  董超对薜霸说:“我们扶着他走,到前边的林子再歇。”
  二人从两边架扶着林冲向前方的林子走去。
  第50场
  【镜头】烟雾弥漫,阴森可怖的野猪林。三人进了林子深处;在一棵大树下,董、薜将林冲倚靠在树干上,林冲啊呀了一声早倒坐下去。董超说:“今天走得早,我们就乘这里凉爽,小睡一睡再走。林冲一晚不曾合眼,此刻早已不顾疼痛,昏昏欲睡。
  【镜头】董、薜二人见状,从行囊里拿出一条绳子,轻轻到了林冲跟前,然后迅速地将林冲捆绑在树干上;
  林冲被惊醒:“两位,要做什么?”
  “我们想睡睡,怕你趁机跑了,所以要将你缚住!”董超说。
  【镜头】薜霸却已提起了两根水火棍,递给董超一根说道:“林教头,你死期到了!明年今日是你周年。”
  林冲不由惊愕万分:“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二位如何竟要害我性命?”
  董超:“不是我们要你性命,是高太尉派那陆虞候来,要我们在半路上结果你,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教头到了阴间也莫怨我们!对不住了!”说着举棍朝林冲脑袋劈下来,薜霸也同时动手。
  【镜头】林冲狂吼一声:“陆谦小人……”话音未落,只听树后雷鸣般的一声吼,一条禅杖飞来,将两条水火棍击落在地。鲁智深跳了出来喝道:“敢伤我兄弟,两个撮鸟该死!”举杖就欲打董、薜二人。
  【镜头】林冲:“师兄莫要伤人!听我说!”
  智深便住了手,回望着林冲。
  林冲:“他们也是受人指使,杀了也是冤屈。饶了罢!大哥如何也到了这里?”

  智深:“自打兄弟出事后,洒家无法救你。就时时去你家里打听,也每日都派跟我的那十几个泼皮到处打探。听说你要被发配沧洲,洒家昨日早早就守候着,却看到有人让酒保把这两个撮鸟唤进了酒楼。洒家疑心,便一路上暗里跟着你们。昨夜洒家本也想歇在你们旁边的客店,却听人说这近处有个险恶的野猪林,便连夜先来这里守着。果然这两撮鸟要害兄弟性命!”又圆瞪起眼睛对董、薜说:“是我兄弟好心救了你俩个恶徒,不然洒家把你们剁成肉泥!”
  【镜头】董、薜两个已吓得混身乱抖,磕头求饶。
  智深:“你们快快背上我兄弟前去找个歇处!”
  董、薜二人慌忙起来,一个拿着行囊和水火棍,一个背着林冲出了林子。
  第51场
  【镜头】酒旗招摇的一座酒馆,门前停着一辆马车,董、薜二人抬着林冲从里边出来,将林冲放在马车上,智深也随后跟着出来。
  林冲:“大哥,现在有了车子,你就不要远送,回去吧!”
  智深:“不行!洒家怕这两撮鸟再起歹心,还是送你直到沧洲,”
  林冲:“大哥,他们不会再害我了!你何苦陪我受罪!”
  智深:“兄弟莫劝,不送到你,洒家如何放心!?”回头冲躲在一边嘀咕的董、薜二人说:“你俩还不快快起行!”
  董、薜二人一边暗暗叫苦,满脸沮丧地一个走在车前,一个跟在车后,智深跟在车侧。
  第52场
  【镜头】四人在山野地里行进的镜头。
  第53场
  【镜头】上了一条宽阔大道,时有过往行人、车辆;鲁智深上前跟路人说话。
  【镜头】鲁智深走过来对车上的林冲说:“兄弟,洒家方才已打听得实了,顺着这条大道再走三十多里就到沧洲,而且一路都有人家。如今就与你分手,日后再期相见!”
  【镜头】林冲下了车,对智深施个礼:“大哥放心回去吧!回去后在我泰山处告个平安。”
  智深:“兄弟莫为家里担心,我会照看好她们的!”
  【镜头】智深回身冲董、薜二人道:“你俩个撮鸟还敢再起歹心害人吗?”
  “不敢!不敢!” 董、薜二人谦恭地点头又哈腰。智深挥起禅杖打在旁边一棵树上,那树竟然折了。说道:“再有歹心,定斩不饶!”又冲林冲说了句:“兄弟保重!”就毕转身而去!
  【镜头】董、薜二人吓得直吐舌头,半天缩不回去。董超:“好个莽和尚!一棵树一下就打折了!”薜霸:“好吓人!神力,神力!”
  林冲:“这算什么!相国寺菜园的一棵柳树连根都拔起了!”
  【镜头】“原来是他呀?!“董、薜二人同声说罢,直吐舌头,惊得合不拢嘴巴。
  【镜头】林冲又道:“两位,我的身体已好,可以行走了。此地离沧洲已是不远,我一个罪犯坐在车上,太招人眼目,恐给你们惹出事端。就将这车寄放在前边的人家,你们返回时也好再用。”
  董、薜二人不禁满脸愧色,低了头连声说好。
  第54场
  【镜头】日已西斜,林冲三人走进一家酒馆,拣个位子坐下,小二看了他们一眼却说:“我们这里不给过往押解犯人卖酒食!你们快去柴皇庄罢!”
  林冲问:“你什么意思?怕我们给不起钱?”
  董、薜二人已有些愠色,意欲发作。
  【镜头】店主人从柜台里忙走出来说:“几位不要误会!你们有所不知,离此三里地就是有名的柴皇庄,庄主是大周世宗皇帝的嫡系子孙,人称小旋风柴进,是个礼贤好客之人,堪称当世的孟尝君。是他吩咐我们,但凡有流配来的犯人,都让到他的庄上,自会款待,还有资助!”
  林冲:“原来如此!”对董、薜说:“我在东京就多听军士们说起过这个柴大官人的好名字,不想竟在这里得遇。那我们就去拜会一下也好。”
  董、薜自然首肯,三人就出了酒馆。
  第55场
  【镜头】一片树林中掩映着一个偌大的庄院,三人来到林边正欲进入,却从林子的另一边飞驰出一簇人马来,中间一位三十多岁,细眉凤目,神采奕奕,身背弓箭。这人看见林冲,便勒住马问:“这位带枷的是何人?”
  林冲:“小人是东京罪犯林冲。”
  那人惊异地又问:“莫非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的那个豹子头林冲?”
  董超在旁抢答:“正是他!”
  【镜头】那人翻身下马,在草地上向林冲就拜道:“柴进失迎!”见林冲意欲还礼,便上前携住林冲的手:“林教头,快请庄上就坐!”说着就已移步前行,林冲等皆跟着向庄子行进。


  第55场
  【镜头】众人入了前厅坐定。
  柴进:“早已闻得教头英名,也听说了教头蒙冤之事。难得今日相遇,足慰平主生渴仰之愿!”
  林冲:“大官人名播海内,人人敬仰。林冲也早有所闻,今日得遇,亦是万幸!”
  柴进吩咐庄客:“快去摆好酒席,我要为教头接风洗尘。”
  【镜头】这时一庄客进来报说:“洪教师来了!”
  柴进:“那就让他也去酒席就坐,一处相会也好。”说着就起身邀林冲去入席。
  第56场
  【镜头】众人站在酒席前,柴进向那洪教师介绍:“这位是东京禁军教头林冲。”那洪教师一脸傲气,正眼也没瞧林冲一眼。
  柴进有些不快,又对林冲介绍:“这是我请的保家教头,洪师父!”
  林冲谦逊地上前施礼,并请洪教师上坐,那洪教师竟毫不客气地上首坐了。柴进越感不快,瞅了他一眼,便请林冲在右手位上坐了,自在主位坐定。董、薜二人也坐了。
  【镜头】洪教师不屑地瞅了林冲一眼,问柴进:“大官人今日为何对一个配军如此厚礼款待?”
  柴进:“林武师可非一般配军,师父却如何轻慢?”
  “只因大官人礼贤好客,又爱使枪弄棒,往往有人为来依附,枉称自己是枪棒教头,不过诱些酒食钱米,其实有甚本事!”洪教师说完又嘲看林冲一眼。
  柴进不快地扭过头不客气地说:“人莫自傲,须知山外有山!”
  【镜头】洪教师一听柴进口气,竟来了气:“我就瞧不起他!他敢和我来比划两下吗?赢了我才能服他!”
  柴进笑道:“好啊!”回头问林冲“林武师,意下如何?”
  林冲忙说:“不敢,不敢!这不合适!”
  柴进心知林冲的顾忌,便说:“这位洪教师也是才来不久,这里也就他武艺好些,所以我称他师父。林武师不必顾虑!让我也见识一下武师风采!”说罢回头对一庄客耳语几句,庄客下去了。
  【镜头】听了柴进这番话,洪教师更感不受用,竟跳了起来冲林冲说:“你是不敢吧!有本事就来吧!”
  【镜头】方才下去的庄客上来,端着一个盛着一锭大银的盘子,柴进接过放在桌子上说:“二位武师比武,不同寻常,这二十五两银子就当利物,胜者取之。”
  林冲听了柴进的话,也就放心了,微笑着对洪教师说:“那就领教了,请!”
  第57场
  【镜头】此时,一轮明月高悬在老树之上,照得厅前阶下如同白昼。林冲、洪教师在庭院中央各执棍棒,柴进等在阶上观战。
  第58场
  【镜头】二人的一组由武打镜头。
  【镜头】洪教师被打倒在地,挣扎着起来,羞惭满面,便朝外走去。柴进叫到:“教师吃了酒再去!”
  洪竟不答话,低着头直出庄外去了!
  第58场
  【镜头】众人重又入席就坐;柴进将那盘中银子递给林冲,林冲几番推辞,柴进道:“武师莫再推辞,这是你该得的。再说你此去牢城,那管营和差拔都要打点,不然是要受皮肉之苦的。”
  林冲这才收了。柴进举杯敬酒,二人碰饮;
  第59场
  【镜头】清晨,庄外大路;柴进送别林冲;柴进递给林冲两封书信,又给了董、薜二人赏银。林冲三人离了柴皇庄,走出了树林。
      ”四大天师道:“那方不该下雨。”  且说元妃疾愈之后,家中俱各喜欢。过了几日,有几个老公走来,带着东西银两,宣贵妃娘娘之命,因家中省问勤劳,俱有赏赐。把物件银两一一交代清楚。贾赦贾政等禀明了贾母,一齐谢恩毕,太监吃了茶去了。大家回到贾母房中,说笑了一回。外面老婆子传进来说:“小厮们来回道,那边有人请大老爷说要紧的话呢。七夕的礼物。行者先举步插入,忍不住跳将起来,大呼小叫,唬得八戒上前扯住道:“哥呀,害杀我也!那见做贼的乱嚷,似这般吆喝!惊醒了人,把我们拿住,发到官司,就不该死罪,也要解回原籍充军。”三藏道:“正是,就带几分病儿,也没奈何。”宝玉道:“头里原是我要唬你们顽,这会子你只管钓罢。”说毕,都上车回家。寺里只有赵姨娘,贾环,鹦鹉,等人。。

14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发表于 2021-3-15 11:28:05
真是太过份了。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