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发表于 2021-3-14 21:01:52 | 查看: 239| 回复: 1
第六章 ? ?文化之殇

  朱总讲授的经济学谈不上深刻,但结合天朝的现状颇有针对性,在圈內外也有些浮名。邀请朱教授去讲课和参加会谈对话之类的官学机构和媒体多了起来。朱总在集团领导班子里本也是庙里的菩萨,强势的总裁大力支持他在外面的讲课和社会活动,在总裁办公会上对着班子成员嘉许朱总人才难得,要创造条件发挥朱总在理论界和社会上的影响力,事务性工作由各位付总分担,朱总以后专职负责抓妖股指标选股 江淮汽车公司的战略规划。看着阴阳不定的总裁和皮笑肉不笑的各位同僚,朱总打定主意要自我放逐了。从此拿着高薪,做个闲人,这些儒表法里的伪君子们眼不见为净。虽不能归隐江湖,大隐隐于色,亦不失为人生快事。

  邀请朱总参加访谈对话的媒体很多,从央视经济台到各省市台的经济频道。不过朱总去得最多的还是近年来风头正劲的湖湘电视台。吸引朱总的当然是娱乐之都的拉丁风情,以及有着拉丁风情的湖湘女人。

  每次到星城,朱总都要去湘大走一走,湘大校园建在古代四大书院之一的岳麓书院边上,西北临岳麓山,校内有小道相通。比朱总低个七八级的师妹周亦筠是人文学院的付教授,两人在访谈节目中相识,如今已是人生知己,每次爬山,两人都要结伴而行。

  岳麓山海拔不高,从山脚到山顶也不过300余米,山上墓园众多,从陈天华、黄兴、蔡谔等如雷贯耳的近代名人到一些身名不显的烈士和文人。游人并不顾及墓地的肃杀,拍照留影,大声喧哗。朱总拉着师妹的手缓步徐行,在热闹中享受着一份温馨。

  周亦筠在星城长大,从小就热爱读书,当年可读的书不多,除了“毛选”就是一些歌颂革命和战争英雄的小说,还有父亲偷偷收藏的“三言两拍”之类,所以周亦筠儿时的读书生涯更多的是翻她的小人书,上到中学开始了对历史和文学的兴趣,不过当过右派的父亲不容商量地告诉女儿在高二分班时去学理科,面对女儿的不情不愿,父亲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学文科将来工作以后容易“惹祸”,母亲最疼爱亦筠,看似抱怨实则帮腔,“你父亲读书写字一辈子,没混到什么名堂,倒是混了一顶右派的帽子。”周亦筠憋着委屈强迫自己进入理化生的世界,颇为失望地考进了湘大物理系。

  上了大学的周亦筠就像飞出笼子的鸟儿,自由地徜徉在文历天地,八十年代末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激荡和激荡的不安,正合亦筠的心情。四年后亦筠以本科肆业身份考入清北的历史系,师从胡悦教授,攻读中国近代史的硕士。三年后续读博,再三年毕业,回到湘大任教,两年后任付教授至今,成为湘大名气最大的非正教授,盖因她的离经叛道。

  周以筠的学术生涯完全不循常规,任凭兴趣牵引,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历史研究从近代转向现代,把关注重点放在中共历史上的反角和失意人物,语多不平,言有不良,红朝出版社避之如瘟神,勉强在港台出版,摘得一顶异见者的桂冠。一无专著二无论文,编写教材也无资格,自然评不了教授。周付教授改弦更张,由史入文,搞起了文学评论,专揭红朝作家皮袄下的“小”,以及似有似无的流言和绯闻,动静倒是整得不小,引来文坛一片叫骂声。历史系虽已并入人文学院,院学委会却对周亦筠教授一职的申请不置一词。周亦筠愤怒不已,同行哈哈大笑,曰:“天作孽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活”。

  周付教授索性跨界跨到底,由文史而进入女性、女权等社会话题,在博客年代笔耕不止,终成网络闻人,著名女公知,收获了无数粉丝,顺便也收获了无数的唾沫。

  对着有些桀骜又才情横溢的师妹,朱总似乎看见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如果说朱总以前的女人们的定位偏重于红颜,师妹更多的则是知已。虽然和师妹的相处并非柏拉图式的纯精神,相反师妹告诉朱总和他在一起比和前夫要轻松自在,两人偶尔也肌肤相亲,师妹坦然告诉朱总自己对性事无甚兴趣,师兄不嫌弃她的无趣做做也无妨,她甚至觉得性也是女人示爱的一种方式,对于朱总要治愈她性冷淡的夸口,她内心不以为然,嘴上却表示乐观其成。

  周亦筠的前夫姚立功院士是国内著名的量子通信行业的专家,早年自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回国,被母校的中南科大聘为教授,引起
  星场一阵轰动。当年的海归博士并不多见,官方树为楷模,民间讥为傻鸟。海龟的姚博士和土鳖的周博士在好心人的介绍下配对成功,新婚之夜,周博士忍不住好奇问了姚博士一个大”薛姨妈心里也愿意, 只虑着宝钗委屈,便道:“也使得,只是大家还要从长计较计较才好众的问题:为什么不留在美国?姚博士倒也老实,吃不惯美国的饭菜。周博士一乐:还是湘菜好吃吧?姚博士说,脑袋的记忆可以改变,肠胃的记忆改变不了。不过虽说都是博士,两位博士生活的空白点不少,在寂寞时光中也偷偷浏览过“花花公子”的姚博士面对真实而美好的女性身体却感觉无从下手,娇羞气脑的周博士借助初恋时不多的接吻拥抱经验总算让俩人初试啼声,事后两人暗暗念想,此事被说得天花乱坠,原来不过如此。此后,专注于研究的姚博士在荷尔蒙高涨时就像他刷牙一样,在周博士身上左三下、右三下敷衍完了事。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周博士,脑子正出神地想着杯水主义以及先行者们在上海的大胆实践。

  姚博士后来成了博导,因为在量子通信领域多收了三五斗,被评为工程院院士。星城太落后了,面对一线城市伸出的橄榄枝,姚院士去了花城。不久传来姚院士师生恋的消息,周亦荺和姚立功和平分手,几个月后,姚院士喜得贵子,周亦荺黯然伤神了很久。好消息是,拜金的姚夫人在家里俨然女王,而姚院士连男宠都算不上,每天奋斗在实验室,为量子通信的领先世界而废寝忘食。

  姚博士在河南农村长大,父亲是种地能手,大跃进年普跌下为何这只大象一字涨停?蚂蚁IPO推动新式挤泡沫代是卫星合作社的红人,盖因父亲当年耕种的几亩麦田喜迎丰收,高出正常年份的收成一大截,此事被报到县里,姚父被树为生产模范,亩产也翻了一番。喜讯被逐层报到地委、省委,亩产又被翻了一番。“人民日报”以河南农民兄弟”芳官听了,便答应着.一时吃过饭,便有人回:“老太太,太太回来了“放卫星”为标题公开宣传表彰,姚父成了名人,直至今日老去,还时不时的沉浸在对“人民公社”的光荣岁月的怀念之中。对学业出色的儿子寄予厚望。

  姚院士的美妻娇儿羡煞旁人,自己却是甘苦自知。有时和前妻打电话诉苦,生活上被少夫人设计,了无生趣。事业上被架上云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欲退无路。周亦荺深知前夫的弱点,表面上好名自负,内心老实胆怯,心生同情却又无能为力。只好勉强当起了前夫的心理医生兼告解神父。

  朱总的访谈节目颇受欢迎。湖湘电视台的宁小雅是有名的出镜记者兼主持人,在镜头前温婉知性,行事却狂野率真。每次朱总来星城都是宁小雅接机。自从朱总帮她解决了弟弟研究生毕业留京工作的问题,对朱总的仰慕化为滔滔不绝的爱意,从不错过任何和朱总单独相处的机会。俩人以车当床,消磨了不少疯狂时光。广电大楼的楼顶,湘江岸边,橘子洲头,烈士公园,都留下了俩人野外激战的身影。在朱总的记忆中,和小雅的性爱从未上过床。她总是能在出人意料的地方发起战争,一边消费朱总的男色,一边享受着朱总的提心掉胆。

  宁小雅和周亦荺相识多年,认识朱总之前,俩人就以姐妹相称。俩人个性也有相似之处,都是外表文静内心狂野,只是在性事的态度上分属两端。每次宁小雅在朱总的公私节目结束之后,都会亲自把朱总送到河西,交到周亦荺手中,见面时俩人相视莞尔,偶尔会深情相拥。老油条的朱总不动声色,心中却有疑问,比义和团更早反美反帝的星城大地,又是在何时引入的拉丁风情?

  号称“脚都”的星城,饭后不去洗脚,相当于粤菜饭后不上水果一样无礼。星城的沐足城规模宠大,环境优雅,是个休闲聊天的好地方,朱总入乡随俗,总是和师妹在饭后流连于此。俩人从洗脚谈起中国女人的美足,由美足而至三寸金莲,朱总请教师妺,中国女人裹脚,果真是男人为了让女人守贞而致行走不便?还是小脚有如欧洲人当年流行的束腰一样对男人有某种审美上的吸引力?师妹嗤之以鼻,这完全是男人的“恋足癖”,性变态的一种。说到湘大与书院的千年传承,师妹更是不屑一顾,传统书院与现代大学风马牛不相及,硬扯在一起就是为了拉起“文化复兴”的大旗。难不成,在安阳殷墟上含笑与师携手处,香飘兰麝满袈裟建一所“甲骨文大学”,我们就和中华文化的源头接轨了?师妹刻薄地说,不过真修了一所甲骨文大学,再修一个甲骨文图书馆,以它三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什么雅典学院,什么尼尼微图书馆,统统弱曝了。什么是历史?历史就是嫌它脏了的时候用抹布把它擦了去,什么是传统?传统就是觉得它有用的时候把它从垃圾堆检回来。这事谁干的?他们!还有谁?我们!他们有流氓逻辑,我们有流氓精神!凡帝王皆贼也!见师妹激动起来,朱总呵呵一笑,赶紧拍了拍师妹,不说了,不说了,认真洗脚。










  ?
      那个最可怕的。又来了。。。。。疫苗产业链最后机会~全球抢购注射器。悟道心法总结。”原来这唐僧是个慈悯的圣僧,他见行者哀告,却也回心转意道:“既如此说,且饶你这一次,再休无礼。走势终完美。”行者道:“他和你怎么说来?”众僧道:“他说那大圣:磕额金睛幌亮,圆头毛脸无腮。市场持续调整中,要逮住龙头高标,才能走在市场的最前峰!!!。

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3-14 21:25:37
顶起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