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3-6 21:01:40 | 查看: 36| 回复: 1
  
  2014年我经历了两个民事借贷纠纷案子.
  这两个案件,是一个原告和一个被告。
  原告是自然人戴永江,被告是法人宾县种子公司。
  这两起案子原告出具的是同一份证据——被告宾县种子公司应付款帐页,被告都是用无效证据进行抵赖
  两个法官两个判决结果。
  两场上诉都被维持原判。
  第一个下达判决书的是后起诉的。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2014)宾民初字第2415号(网上可以查到), 开庭审理时原告向法庭提供了被告应付款帐页。被告举证《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这一无效证据进行抵赖。《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发包方是宾县人民政府农业局,承包方是自然人戴永江,且承包合同已经在2005年10月1日到期终止。承包结束九年来,发包方农业局对承包方戴永江履行合同及其合同补充条款满意。被告不是合同当事人没有权力和资格举证这份证据。《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这一证据对本案没有证明力。庭审结束法官对被告说,约个时间我到你公司看账目。
  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2014)宾民初字第2415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宾县种子公司偿还借原 告本金60461.20元、利息54342.53元。
  被告不服(是上级主管领导不服),上诉至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哈终字第48号判决书,判决驳回被告的上诉,维持原判。
  第二个下达下达判决书的是先起诉的。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2014)宾民初字第01357号(2017年5月17日下达,网上可查到)。法官梁利枉法裁判事实:
  一、不采信原告证据枉法、不判决被告偿还借款枉法
  1、原告向法庭举证、提供给法官的被告应付款帐页上记载着应付原告款12万元,利息记载至2010年12月。被告对其应付款帐页的真实性无异议。
  2、原告还举证了被告给原告出具的12万元借据原件。被告对借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故法官梁利不采信原告证据枉法;不判决被告偿还借款枉法。
  二、采信被告举证的、和本案没有关联的无效证据枉法
  被告宾县种子公司当庭举证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书》,拟证明刘显斌归还原告戴永江投入的玉米育种资金15万元属于其所有,原告借给其的12万元来源于刘显斌归还的15万元,故借原告的15万元,不用偿还。
  该协议书是原告戴永江承包经营宾县种子公司期间(2000.10.01——2005.10.01),以宾县种子公司承包人身份与宾县宾丰玉米育种研究所刘显斌签订的。签订日期是2005年2月13日的。该协议书约定刘显斌归还戴永江投入的15万元育种资金后,戴永江放弃两年海南育种加代、2001和2002度所创造的基础材料、二环系以及选配组合的所有权(包括即将审定的宾9940)。
  该协议被告宾县种子公司不是当事方,协议内容也没有涉及到被告,纯属戴永江和刘显斌之间的个人私事。故被告没有资格和权力举证这个协议书。故《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唐僧道:“这个猴子胡说!就有这许多妖怪!你是个无心向善之辈,有意作恶之人,你去罢!”行者道:“师父又教我去,回去便也回去了,只是一件不相应书》和本案没有关联,对本案没有证明力,属于无效证据。
  故法官梁利采信被告举证的《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书》枉法。
  三、法官梁利采信被告举证的、伪造的、和本案没有关联的证据枉法
  被告宾县种子公司当庭提供了一份伪造的证据——《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拟证明刘显斌支付给戴永江的15万元属于其所有,原告戴永江借给他们的12万元来源于刘显斌向戴永江支付的15万元,你令郎既有从善之心,切不可说起分毫之利,但只以情相处,足为爱也故借戴永江的12万元不用偿还。
  原告接过法官梁利递过来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看后说:“这是伪造的。1、已经达成了协议,为什么再签个协议?不合常理。原协议签订日期是2005年2月13日,在原告戴永江承包经营宾县种子公司期间;伪造的协议签订的日期是2006年11月30日,在戴永江承包结束之后。
  2、被告伪造的协议书戴永江签名和原协议一模一样,是复印过去的。
  3、原协议的达成是在中间人李凤任的调解和担保下达成的。协议书上有李凤任的签名。伪造的协议书上没有李凤任的签名,中间人一栏空白。
  这个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被告仍然不是当事方,协议内容没有涉及到被告宾县种子公司。甲方仍然是宾县种子公司承包人戴永江,乙方仍然是宾县宾丰玉米育种研究所刘显斌。只是把归还戴永江投入的玉米育种资金15万元改为向戴永江支付15万元购买戴永江的育种材料而已。
  故被告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和本案没有关联,对本案没有证明力,是无效证据。
  故法官梁利采信被告伪造的、和本案没有关联的、对本案没有证明力的无效证据——《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枉法。
  四、法官梁利采信被告证据又不支持其诉求枉法
  被告当庭举证了三份证据进行抵赖。
  被告举证的第一份证据是《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拟证明其借韩冰的12万元应该由原告负责偿还。被告辩称他向韩冰借款12万元发生在原告承包期间,故此借款应该由原告负责偿还。故借原告的12万元不用偿还。
  原告举证了《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条款,根据补充条款规定,原告每年只向被告缴纳113,690.00元承包费,盈亏自负,结余归己。
  原告指出,在原告承包经营被告期间,被告有留守处,有经理有会计有出纳员,财务独立。被告向韩冰借款12万元记载在被告的应付款帐页上。原告有自己的会计和出纳员,财务独立。原告在信用社以宾县隆泰种子经销处名称开立了账户。原告和被告只有应收应付款往来账目。原告和被告没有承包合同,故不存在履行合同方面的纠纷。
  原告还指出,《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及其补充条款是原告与宾县人民政府农业局签订的,被告不是当事人。承包到期终止九年来发包方宾县农业局对原告履行合同没有异议。故被告没有资格举证这个证据。《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及其补充条款和本案没有关联,对本案没有证明力,是无效证据。
  故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判定《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对本案没有证明力。
  被告举证的第二份和第三份证据分别是《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书》和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被告用这两份证据拟证明刘显斌归还(支付)给戴永江的15万元属于他所有,戴永江借给他的12万元来源于刘显斌归还(支付)的15万元,故借原告的12万元不用偿还。
  法官梁利对第二份和第三份证据予以采信,却没有支持被告诉求,没有把刘显斌归还原告的15万元判给被告,也没有判决被告不用偿还借原告款。
  故法官梁利枉法。
  五、在判决书中不完整表述证据中甲方名称枉法
  被告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甲方全称是“宾县种子公司承包人戴永江”,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表述为“宾县种子公司”,目的是让看到判决书的人以为这份证据和本案有关联。
  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将甲方“宾县种子公司承包人戴永江,表述为”宾县种子公司“枉法。
  六、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把”借给“表述为”交付“枉法
  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把“借给”被告12万元,表述为“交付”给被告12万元,没有证据支持枉法。
  七、法官梁利在判决书中把起诉书的本息合计264,000.00元修改为利息264,000.00元枉法。
  八、法官梁利以非法理由拖延裁判达四个年头枉法
  开庭一个月后,原告等来的不是判决书,而是终止审理裁定书——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2014)宾民初字第01357——1号民事裁定书。
  该裁定书说,原告诉讼的标的额12万元涉嫌为贪污款项,检察院正在侦查,该款的所有权性质尚未明确,待检察”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他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 实在赔的狠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项的钱,先设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如此田地院侦查终结后再恢复审理......,裁定如下:
  本案终止审理。
  2014年5月30日 原告 收到裁定书后,找到法官梁利说明情况。告诉法官梁利刘显斌归还我投入的15万元育种资金属于我自己的钱。不是贪污款项。这件事2008年8月份县纪检委张立权负责调查过,确认是属于我个人所有,2009年6月份双城市检察院侦查后也确认是属于我个人所有,2010年5月份县纪检委和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结论此款还是归我个人所有,今年4月初检察院反贪局再再次调查此事,找我谈话时告诉我以2010年5月纪检委和检察院联合调查组结论为准。
  法官梁利听后说:“你必须拿出来证据证明借给宾县种子公司的12万元属于你个人所有,我才能下判决书”。
  2017年5月11日,原告到宾县涉诉涉法信访办递交了要求法官梁利下达判决书的请求。法官梁利才在2017年5月17日下达了判决书。
  九、法官梁利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理由不成立,是枉法裁判
  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宾民初字第01357号说:”本院认为,原告虽然向被告交付120,000.00元,但因该款系刘显斌为购买海南育种材料、二环系、选配组合的所有权向原告支付,且原告没有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该款系原告所有,故原告应承担不利诉讼后果,故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这个驳回诉讼请求理由不成立!
  首先,刘显斌归还(支付)给原告戴永江的15万元属于原告的合法收入。
  其次,法官梁利采信的《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书》和被告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都证明了是刘显斌向原告归还(支付)了15万元。这一真一假协议书证明了该款系原告戴永江所有。
  再次,根据法官梁利在2014年5月30日下达的黑龙江省宾县(2014)宾民初字第01357——1号民事裁定书内容,法官梁利恢复了审理,就证明检察院侦查已经结束,该款所有权性质已经明确。该款属于原告戴永江所有已无异议(要是不属于原告所有,原告就进监狱了!)。
  被告举证的《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处理协议书》和被告举证、伪造的《处理玉米育种产权纠纷协议书》以及(2014)宾民初字第01357——1号民事裁定书,这三份证据证明了借给被告的12万元属于原告所有,三个证据可以称为”足够"!
  故法官梁利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理由不成立,属于枉法裁判。
  二审法院以维持原判为中心、为目的进行审判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黑01民终字驳回原告的上诉没有事实依据是枉法裁判。
  开庭审理期间,审判长提出调解,原告表示同意调解,少给点利息都可以。但被告律师说:“没有得到授权不同意调解,刘显斌给戴永江的15万元就是我们的。”审判长走下审判台,来到原告跟前说:“你回去和他们上级主管部门说说,让他们把钱还你得了”。原告回答道:“就是他们上级主管领导不让还钱的,他们紧盯这些龙头!是奉命抵赖”。然后审判长对被告负责人说:“你下周一把他上交的承包费收据送来。”
  最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告和被告履行合同有纠纷、不能说是直接借款为由驳回了原告的上诉。
  原告和被告之间没有承包合同,何来的履行合同纠纷?被告在初审时出具《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拟证明他借韩冰的12万元发生在原告的承包期间,偿还责任应该由原告承担,故借原告的12万元不用偿还。因为该承包合同被告不是当事方,因为被告借韩冰的12万元记载在他的应付款账上,还因为原告和被告分别财务独立,故被告借韩冰的12万元和原告没有关系,被告应该履行偿还责任。
  初审法官梁利已经判定《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和本案没有关联,是无效证据,对本案没有证明力。
  故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上诉是为了维持原判的枉法裁判。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黑民申466号,为了维持原判枉法裁定
  2017年9月,原告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办理了再审申请手续。 三个月后收到信息:“再审申请通过立案庭审查予以立案。
  原告申请再审能够通过立案,是依法提供了能够推翻原判的新证据——黑龙江省宾县人民法院(2014)宾民初字第01357——1号民事裁定书。指出了被告举证的证据是伪造的并在请求 事项中要求了进行司法鉴定。
  针对二审法院的判决,原告在申请再审申请书中,详细说明了被告以门市房做抵押向韩冰借款12万原因。说明了《宾县种子公司经营承包合同书》和本案没有关联的理由,即被告宾县种子公司不是承包合同当事方,原告和被告不存在履行合同纠纷问题。被告有自己的留守处,有经理有会计有出纳员。原告有自己的会计和出纳员。被告宾县种子公司借韩冰的12万元在他的应付款账上。原告和被告只存在往来应收应付款账目。
  2005年10月1日,原告戴永江承包到期,依据承包合同规定,恢复了被告宾县种子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宾县种子公司留守处撤销。
  2006年,债权人韩冰多次催要借款。被告宾县种子公司无钱偿还。
  为了偿还借款赎回抵押给债权人韩冰的门市房,原告戴永江在得到刘显斌归还的15万元后,拿出12万元借给了被告宾县种子公司。被告偿还了借韩冰款,赎回了门市房。
  在办理再审手续窗口,工作人员退回了我的证据复印件,告诉我说:“等开庭时交给法官”。
  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没有开庭审理。于2018年4月13日发送信息给申请再审人戴永江,告知审理终结将向您发送法律文书,请注意查收。
  2019年4月中旬申请再审人戴永江和被申请人宾县种子公司才收到裁定书,哈尔滨市距离宾县六十公里,邮政快递跑了一年。
  黑龙江省高等人民法院(2008)黑民申466号裁定书以承包合同履行纠纷,账目没有结清为由驳回了原告再审请求。
  裁定书说初审法官把“借给”表述成“交付”并无不妥,明显的护犊子。
  《宾县种子公司经营承包合同书》及其补充条款是原告戴永江和宾县人民政府 农业局签订的,已经被初审法官梁利判定对本案没有证明力。原告和被告之间没有承包合同,故不存在履行合同纠纷问题;原告和被告财务各自独立,不存在账目没有结清问题。
  故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人的申请,是以维持二审和初审为目的的枉法裁定。
  二审法院和省高级法院不说初审法官梁利不采信原告证据枉法、不说不判决被告偿还借原告款枉法、不说初审法官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理由不成立、不说初审法官采信和本案没有关联的证据枉法问题;顾左右言其他,在和本案没有关联的、对本案没有证明力的《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经营合同书》上找借口驳回原告上诉和再审申请。宁可枉法也要维持原判,这说明了法院系统隶属关系导致了官官相护。
  我所经历的刑事冤案
  黑龙江省双城市刑事判决书(2009)双刑初字第176号,为了保护双城市人民检察院枉法裁判。
  判决被告戴永江、董晓聃犯了“挪用公款罪”免于刑事处罚。
  一、关于双城市检察院
  2009年6月3日上午,在宾县检察院 ,双城市检察院办案负责人对戴永江做询问笔录。问戴永江给了承包人什么优惠条件,“戴永江回答说过去好几年了,记不清了,一切以承包合同为准".
  当公诉人要求我们在她写好 的笔录上签字时,我们拒绝签字,理由是我们没有挪用公款,承包人借用已交承包费是合同的约定。公诉人重复了办案人观点:“承包费没交到公司是私款,交到公司就是公款,你一个人私自决定借给个人从事经营活动,就是挪用公款”。她一边说一边在笔录上添上了“有些地方不实”(指侦讯笔录}。我们才签了字。
  在双城市检察院等审讯时,监护我的人对我说,我们今年13个反贪指标,到你这是第11个。你没谋私利也就是判缓。
  双城市检察院向法院提出简易程序建议书,他们不出庭了。
  二、庭审过程
  由于我和董晓聃拒不认罪,审判长通知检察院公诉人到庭。
  我们举证的第一份证据——《承包合同》,用来证明借款是履行承包合同的约定,我们没有犯挪用公款罪。承包合同中有承包人董晓聃有权使用宾县种子公司所有在账和不在账资产的约定。公诉人在听完什么是在账资产、什么是不在账资产的解答后,大声喊道不要求判缓了,定罪免处吧,定罪免处我们不抗诉。
  我们举证的第二份证据《关于宾县种子公司领导班子情况的证明》,该证据是中共宾县委直属农业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了宾县种子公司在2005年10月1日至2009年度,宾县种子公司领导班子只有法定代表人戴永江一个人上班主持工作。一个人的领导班子也是领导班子!故董晓聃交上承包费后再借回去10万元购进种子,不能定为一个人私自决定,不构成挪用公款罪要件。
  我们举证的第三份证据是《关于董晓聃等人借用已交承包费的证言材料》,是宾县农业委员会出具的。该证据证明了董晓聃借用已经承包费是经过农委的宾县种子公司第二轮承包工作领导小组批准并经农委主要领导同意的,不是戴永江一个人私自决定的。故董晓聃借款之事不能定为挪用公款。
  我们举证的第四份证据是宾县农业委员会出具的《宾县种子公司第二轮承包过程的证言材料》,该证据证明了把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给职工个人经营是农委党政班子研究决定的、证明是农委授权戴永江可以借款给承包人董晓聃的。故戴永江借款给董晓聃不构成挪用公款。
  举证结束后,公诉人说,就定罪免处吧,这事都是你上级让你做的,不会给你们处分。审判长接着说:“你想当庭宣判无罪呀,建国以来就没有过!你举证的证据我有权不采信!就定罪免处吧。定罪免处我也说了不算,有指标,得上审判委员会。判决书不给你往回邮,处分不着你”。
  我们坚决不认罪。
  审判长让我离开法庭,把董晓聃留下。
  法官让我回到法庭后,问我认不认罪,认罪就定罪免处,可以回家,不认罪收监入狱,等待判决。
  我表示不认罪。审判长招来两个法警,拿着手铐奔我而来。要给我上铐时,审判长示意法警暂停,她用手机打电话,放下电话后对我说:“你也可以回家,你写一个为什么不认罪的材料,下周一送来”。
  我聘的律师走过来对我说:“你听我的,你在庭审笔录上写上我不懂法律凭法庭裁决,一会吃饭时我告诉你为什么。”我就在庭审笔录上写上了“我不懂法律凭法庭裁决”。
  三、关于判决书
  拿到判决书一看,上面写着董晓聃自愿认罪,我问董晓聃你啥时候认的罪,董晓聃回答说你离开法庭后,我认的罪,我不想再进监狱遭罪了。
  看判决书就知道这是个冤假错案:
  1、判决书没有把被告戴永江当庭举证的七份证据、被告董晓聃举证的四份证据全部列在判决书上。只说二被告当庭提供了一份《宾县种子公司第二轮承包过程的证言材料》,但又不采信。
  2、判决书上关于戴永江的叙述没有自愿认罪文字,关于董晓聃的叙述有自愿认罪文字,判决书最后一页上却说二被告自愿认罪,有违事实。
  3、判决书上关于董晓聃的叙述,有律师说董晓聃借款是履行承包合同的约定,不构成挪用公款要件的表述,那是董晓聃当庭举证了《承包合同》。
  4、判决书上关于戴永江的叙述,辩护律师说借款给董晓聃是戴永江和农委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的、把钱借出使用是履行合同的约定。戴永江没有谋取私利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律师是依据被告当庭举证的、宾县农委出具的《关于董晓聃等人借用已交承包费的证言材料》、《宾县种子公司第二轮承包过程的证言材料》和《承包合同》。
  5、关于被告举证的《宾县种子公司领导班子情况的证明》判决书没有提及。
  6、判决书说检察院的质证的证据予以采信,被告举证的证据、被告的律师观点不予采信。
  一份承包合同,检察院用来质证我把宾县种子公司承包给职工经营就采信,我们举证证明借款有合同约定就不采信。人民法院为了保护人民检察院,就不采信躲不掉绕不开的证据——《承包合同》,没有把《承包合同》这一证据列在判决书上。法院天枰坏了。
  综上所述,黑龙江省双城市人民法院(2009)双刑初字第176号刑事判决书,是为了保护双城市人民检察院的枉法裁判。
  申诉过程
  由于董晓聃不同意上诉,错过了上诉期。
  戴永江给黑龙江是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述元写信申诉,信中附上了双刑初字第176号刑事判决书复印件和能够证明我们没有犯挪用公款罪的四份主要证据复印件。后来有了回音,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女士用固定电话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给张述元院长写信了,我回答说写了。这位女士接着说,我们找不到卷宗啊?我告诉她由于董晓聃自愿认罪、不同意上诉,错过了上诉期,没有上诉。这位女士说,那就办不了了。
  根据网上指引,我到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提审,但接待窗口工作人员说过期了不予受理。
  2019年戴永江和董晓聃共同向哈尔滨市监察委员会控告了双城市人民检察院法官吴昊旻不采信证据枉法裁判。
  2019年11月8日,双城市人民检察院王女士用手机给戴永江打来电话说:“你们给哈尔滨市纪委写的信转到我这了,你们下周一来法院说明情况”。我回答她说:“我在海南育种,玉米刚开花受粉,回不去。”她说不是还有一个董晓聃吗?让他来也行。我说好吧,我给董晓聃打电话。
  董晓聃坚决不同意去双城法院,他说,去干什么?明晃晃的冤案,改判无罪不就完了。
  2019年11月11日上午,双城市人民检察院王女士给戴永江打来电话说,董晓聃没来呀!我向她转述了董晓聃的观点。
  此事再无音讯。
  戴永江和董晓聃于2020年7月16日向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举报控告双城市人民法院法官吴昊旻枉法裁判。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在7月27日上午给戴永江发来信息说,已经转双城区人民检察院处理。
  7月27日下午,双城区人民检察院给戴永江发来信息说:“你控告双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吴昊旻存在枉法裁判问题,依照法律规定,不属于我院管辖,建议去监委反映情况”。
  法官枉法裁判,纪检委监察委不管,检察院不管,政法委也不管。律师没有防止冤假错案发生的作用。
  事实证明 通过法院内部平反冤假错案时间漫长而且十分艰难。
  因此建议立法,国家设立独立的机构,监察审查已经发生法律这样个丑嘴脸的人,又会不得姨夫,又见不得亲戚,又不知你云来雾去,端的是那里人家,姓甚名谁,败坏他清德,玷辱他门风,故此这般打骂,所以烦恼效力的、不服法院判决的案件。对枉法裁判的法官向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提起公诉,使法官不敢枉法裁判。
  建议在法院内部把审判委员会改为审查核准委员会,通过审查核准的案子才能给判决书加盖院印。使法官不能枉法裁判。
  建议割断省以下法院的隶属关系,各级法院各尽各的职责,发挥二审防止一审枉法裁判的作用。
  黑龙江省宾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退休职工 戴永江
  2021年3月6日       那马看见拿棒,恐怕打来,慌得四只蹄疾如飞电,飕的跑将去了。有色、稀土资源类上市公司是否迎来布局机会?。干货,退潮期两大忌讳!忌容易上头,忌头脑一热。你弄玄虚,假做甚么灵感大王,专在陈家庄要吃童男童女,我本是陈清家一秤金,你不认得我么?”那妖邪道:“你这和尚,甚没道理!你变做一秤金,该一个冒名顶替之罪。行者听得暗喜道:“造化!也轮到我为人了!我先变小妖,去请老怪,磕了他一个头。艾略特波段理论精髓,股票波浪理论分析实例!。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

3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发表于 2021-3-6 21:30:02
哎~~~,哎~~~~,哎~~~~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