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2-4 19:21:09 | 查看: 52| 回复: 1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两个人: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天使战胜了魔鬼,你就得到永恒的幸运。魔鬼战胜了天使,你就万劫不复。——佚名
  11月的寒流如约而至,这座位于大山怀抱里的中部城市显得格外的寒冷,冷的犹如来往人群脸上一尘不动的表情一样,冷漠而单调,让人厌烦而不知如何是好。
  整个城市一片万物凋零的景象,前几日还是秋季暖和的阳光,而现在已经是扑面而来的寒意和浓浓的雾气。
  小雪的那一天,光明市难得下了一场雨夹雪。
  人们已经换上了臃肿的冬衣,把身体蜷缩在重重包裹之中,无力而有致地开始抵抗这场猛烈的寒流。
  网上说今年的冬季是70年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季,此话不假,真是冷的让人又喜又悲,悲的是萧瑟的寒冬即将到来,喜的则是瑞雪兆丰年这美好的愿景。外面的车子上已经有一些薄薄的小雪了,幸亏是多云,不然这些小雪很容易被太阳带走。
  整个城市都陷入潮湿之中,潮湿的环境让空气无比的稀薄,快要让人们无法呼吸。
  深夜,已经是晚上9点多,光明市6点左右天就黑了,9点更是死一样的宁静,老城区一栋栋楼就像刚刚建起来没有人居住一样,黑压压一篇,没有一丝光亮,像极了生化危机的场景,安静的非常蹊跷。
  夜深了
  孙梅一个人走在街道上,一个人在风中不停地颤抖。因为拆迁的缘故,老城区晚上人很少,少的有些可怜,何况又是冬天,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出来散步,显得特别的安静。
  街道上静悄悄的,连只流浪的猫狗也没有,偶尔也就几家杂货店的里能见到几个人来,马路上夸张的连几辆车也没有。
  孙梅打了一个哈欠,显得困意十足,吐出一道长长的白雾。
  “见鬼,这么冷。”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感到头皮发凉。
  孙梅今年刚刚32岁。女人一旦过了30大关,便不再是少女了。这话说的真不假,30岁是个重要的年纪,30岁之前还可以说是个年轻人,30岁之后可真就不行了。
  出门时她用掺了水的海飞丝牌洗发水给自己洗了一个头,洗发水的香味很香,闻起来很舒服。
  临走时,她本想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袄子,但粉红色是属于少女的颜色,她害怕路上遇到一个熟人而耻笑,自己这么大了还和没结婚的孩子一样。
  这下看来,貌似能遇到人都不太可能了,遇到鬼倒是有可能呢。
  寒冷的天,一米六几的她在街道上独自穿行,仿佛黑夜里唯一一个移动着的红色亮点,显得孤独而孤单。
  路过学校旁的一个巷子里,一个15瓦的旧灯泡微弱地亮着黄色的灯光。
  兴许是太冷的缘故,几家裁缝店都知趣的关了门,二楼上面有零星的橘黄色的微弱灯光,看来人还没完全睡。
  风一阵接着一阵无止境地刮着,树上枯叶早就被吹光,地上一些垃圾则是被刮的到处都是,一股酸菜方便面或者是鸡腿的味道夹杂着秋冬季节空气中树叶腐败的气味,显得既难闻又清新。
  一阵接着一阵的冷风,让本就怕冷的她更是瑟瑟发抖,紧紧地缩住脖子在野兽般的呼啸声中左摇右晃地走着,瘦弱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一样,显得摇却说那太子赶到山门前,不见了白兔,只见门槛上插住一枝雕翎箭摇欲坠。
  她把手死死地缩在衣服口袋里,乞求减少一丝裸露在外的皮肤,这个时候露在外面就犹如刀子在割一样,又冷又疼。但风毕竟是无情的,还是从她的脖子那里钻入她的衣服,恶狠狠地掠夺走她皮肤表层仅存的丝丝暖意,让她不由得感受到一丝凄凉与酸楚。
  孙梅的丈夫马军是个工人,文化程度不高,在附近一家工厂里工作。每天早出晚归,身体很不好,时不时抽烟喝酒,有时还有些神经质地发发脾气,弄得家里鸡飞狗跳,就和战场一样。
  家里并不是多么富裕,孩子今年刚7岁,很懂事,能为他们两口子争一口气,一家人挤在一个50平方米的小屋里过着日复一日的单调的生活,虽然没多光景正苍凉,山长水更长少钱,但是日子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她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服装店里。孩子长的很快,再有几年就可以赶得上她的个头了,这是一个好事,她显得很欣慰。每当想到这里时,她都能露出欣慰的笑容。唯一不好的就是衣服总是小了,一年都要换一件新的衣服。
  昨天她给孩子穿上前一年买的袄子,突然发现已经小了,怎么穿也穿不上了。孩子很懂事,知道家里并不富裕,衣服袜子破了洞都是让她补补,很少换新的。
  本身家里并不是很有钱,日子过得皱巴巴的,吃饭都非常的节约。为了让孩子吃的上肉,穿的上新衣服,她都是能省就省,从不乱花一分钱。
  身上的这件红袄还是她几年前买的,感觉有些土了就一直没穿,现在反而看几年前穿的粉红色的衣服有些怪了。
  人啊,总是年复一年的长大,年复一年的改变,年复一年的变老吧!孙梅心说。
  卖衣服的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头发稀稀疏疏的黑中带白,眉毛又黑又长,额头平添了几丝皱纹,脸上也略微有了些老年斑,两只眼圆滚滚的像极了一条比目鱼,两个香肠一样的嘴巴上下翻动着能说会道,他正是靠着这个家伙吃饭的。
  男人长的很丑,一眼就能看得出他并不是个好人。
  他单身很多年了,住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唯一的儿子是个痴呆,有时来店里帮忙,店不大还算能维持他们的生活。
  男人整天在笔记本电脑上玩着斗地主游戏,有时还在旁边一家麻将馆打起麻将来,最近因为城管管的严,麻将馆也难得消停了几天,没麻将可以打了,男人显得有些烦躁。
  他一边咒骂着城管一边思考着生活的不易,时不时在店里玩着纸牌游戏,时不时几个顾客的来访让他换上一种脸色,开始推销自己的衣服起来。
  男人刚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关门,就看到孙梅急匆匆地赶过来,知道马上又有钱进账,脸色露出了喜悦的颜色。
  “我来看看你这冬天穿的衣服。”孙梅看了男人一眼,吐出这12个字。
  不知怎么的,她感觉男人胖了不少,每次来她都这样想。做生意的人么,每天吃的喝的都是油水,自然比勤劳朴实的工人胖一些,做生意的都是有钱的大老板,不注意 方向要变!像工人衣服一日的辛苦工作,自然体态要比工人日复一日的肥硕一些,她一直这么想。
  “晚上吃的什么啊,怎么孩子没过来?”男人又开始使用他最熟悉的计策--扯家常,“老大姐,不让孩子试一试,怎么知道尺码大小够不够。”男人的声音阴阳怪气。
  “不用了。”孙梅白了他一眼,表示自己不吃这一套。
  其实临走的时候,孩子就在认真看书,她不忍心打扰孩子,而且孩子如果知道是带他来买衣服,肯定总会挑那些便宜货,老话是这么说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但是给孩子买衣服要买就要买好的,她一直这么想。
  “这件怎么样,刚到的今年流行款,价格也不贵。”男人拿下来一件黑色的衣服给他看,猥琐地看着她隆起的胸部,仿佛有所企”悟能慌了道:“师父,我自持斋,却不曾断酒图。
  孙梅蹬了男人一眼,没有理会男人的话,看都没看而是自己慢慢挑选着。男人无趣地回到电脑旁,一只眼看着游戏一只眼看着孙梅。
  在中国的大街小巷里,蛰伏着这群精通生意经油嘴滑舌的家伙,听这些人的话,都会给你挑一些进价低,利润高的东西,不用说自然是极差的。
  孙梅和他们打过交道,也知道这群人的手段。女人么,自然多一些心机,多一些手段,孙梅相信自己的眼光。
  男人漫不经心的玩着游戏,右手还夹着一根烟,烟味慢慢地飘散到空气里,然后被风吹散。
  一些过时的衣服被他换下来,稀稀朗朗地堆在旁边纸箱子的上面,没有规格而非常的凌乱。
  男人边玩边烦躁地看着一旁挑挑选选,嘴里还说着什么的孙梅。
  孙梅终于挑好了一件浅蓝色的,不大不小她能记得孩子的尺码,她试了试衣服的厚度,又看了看颜色适不适合孩子穿,三番五次确定可以后,便小心地拿了下来,给男人看。
  男人漫不经心地看了眼:“530,天太冷了给你便宜点,500块钱拿走吧,都是自家人对吧大姐。”男人向孙梅递了递眼色。
  孙梅看了看衣服,心里已经多多少少知道多少钱了,男人边说边出了张“大王”,慢吞吞吸了一口烟,吐出浓浓的烟雾。
  “500太贵了,便宜点,350行不行?”她试探道。
  “哪有你这样杀价的呢,要都像你这样我们不亏死了?”男人暗示了孙梅一眼,“都是刚到的最新款,你看质量这么好,500块钱已经很便宜了,如果你在别的店里买能买得到这个价格那都不错了!”男人抬头看了看孙梅
  “你这衣服便宜点350怎么不行了,别的店我指不一定买不到比这价格便宜的,你看天都这么晚了,就不能便宜点?”孙梅显然不信男人那一套,语气已经有力了很多,“这么冷了你也要回去了,便宜点。”孙梅更加平添了半分底气。
  “350太便宜了,至少400,如果低于400这个价,我坚决不卖,你可以去问问,我保证买不到这么便宜这么好的衣服,我跟你讲,400保证你带回去满意。”
  男人使用他那表演家的技术,摆了摆手,又吸了一口烟以缓解他的紧张,最后在垃圾桶里吐了一个痰。
  “都是老顾客,买了多少件衣服了”孙梅也学着暗示地看了他一眼,“再说你这衣服350卖你都赚钱,进价估计还不到300吧。”她刻意压低了声音
  男人的心术被她一眼看穿,男人显得有些紧张,但还是强装镇定。
  此时的孙梅早就不是刚才那个在风中瑟瑟发抖的弱女子,已然变成了一个半个男人,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和男人争执着。
  她有的是办法陪男人争,这边本来就人少,男人能卖出去一件也不至于这么冷的天开到快10点碰运气等人,孙梅和男人就这样因为50块钱争执个不休。
  几个回合下来,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对手,孙梅争执的面红耳赤,热的把拉链解开,男人也吸完一根烟,对于这种人来说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睁睁地看着老城区的人越来越少。
  现在的他也就只能多赚几十块钱就赚几十块钱,50块钱虽然不多,几十个50块钱几百个50块钱就丢不起了。
  “不行我真到别的地方买了,你这400太贵了我和你讲真不行。”孙梅做出要走的动作。
  “成吧,350拿去拿去,我也等着要回家睡觉了。”男人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依着女人了,350虽说不亏,但也赚不了多少钱,能多赚的事儿不做白不做,放走了这个人如果衣服过冬之后也只能便宜卖出去了,如果卖不出去不就亏了么,男人心里想。
  孙梅从口袋里掏出几张100的,20的,10的。 这些都是她慢慢存下来的,皱皱巴巴的,一路上,她握住这些,竟握出了汗,这钱虽然在别人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在孙梅眼里和自己命一样重要。
  这是孩子过冬用的衣服,她宁愿自己减一点也不愿意让孩子减一点儿。她在电视上看到有专家说日本人重视孩子教育工作,她不能让孩子受寒受冻,不然自己连那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都不如么,她想。
  “鬼知道你这钱里有没有假钱呢。”男人冷冷地笑了笑,虽然话里话外有些不信任,但是他的身体却很诚实,一把接住女人的钱,还仔细的数了数,最后才给衣服装上了袋子。
  “不要那就别要呗。”孙梅也冷冷地笑了笑,“我和你说,你卖给我我之后肯定给你带几个顾客,可行,老哥?”
  这是客气话,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把她送出去,然后拉下卷闸门关门了。
  都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都是为了体面罢了。孙梅提着袋子,头也不回地就原路返回。男人没说话,急躁地点燃了一根烟,“这年头赚钱真难,”他心里抱怨道,“还要求人卖出去。”
  夜继续安静了
  孙梅一个人在路上走,前面的路已经没有灯了,她只能打开手电筒,一个人默默地迎着风。
  时间已经很晚了,四面非常漆黑,唯一的光源就是她手上的手电筒,显得单调且孤单。她又一次地感受到寒冷,这时她才想到自己的衣服原来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就没拉上。
  她吐出一口热气哈在手上,刚才那半个男人模样已经找不到了,她又变成了那个弱女子了。
  她多么希望自己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个弱女子又要顾家,又要工作,生活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孙梅第一次感受到这句话的含义。
  “好冷啊。”她打了一个哈欠,看着远处群山上已经有一些小雪了,她突然想到了那几句古诗,毕竟她也是受过教育的人啊,还认得多少字。
  但她突然想不到要说的话了,顿时感觉自顾自有些尴尬。
  她看了看手上浅蓝色的衣服,浅蓝色是纯洁天真可爱的颜色,孩子换上去一定很好看吧,想到这里,她就很甜蜜的笑了笑,纯洁的人都会有好运气的。
  回家的路并不是很近,约有3公里。以往送孩子来上学,都是骑着自行车来的,因为太冷,这次她选择步行。每次送孩子来上学的时候,孩子都会乖乖地抱住她,好可爱好可爱的,她心想。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已经10点了,几家店铺已经关了门了,这街上除了自己真就没多少人了。天气这么冷,倘若她不出去买衣服孩子明天就要挨冻,真是个没有办法的事情,她打了一个哈欠,吐出一口长长的热气。
  前面的路已经没有监控了,她显得格外小心。很早的时候,当她还在娘家是个黄花大闺女的时候,就看过很多悬疑的小说,也知道很多精神变态晚上出来杀人的故事。
  很多犯罪往往在晚上发生,或者说很多犯罪人倾向于晚上实施犯罪,尤其在一些城市的角落
  孙梅倒不怕自己被强奸啊之类的,谁会看得上自己这样一个老女人啊,她倒是挺害怕别人谋杀自己的,歌词里唱的多么好听啊: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倘若自己死了,孩子咋办呢,依靠一个早出晚归,酗酒抽烟的男人能照顾好么。
  孙梅没有说话了,继续一个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不知走过了多久,也不知经过几个巷子了,这里黑漆漆一片,人们早已陷入了甜蜜的梦乡。她感觉到一丝诡异的神情,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好像被跟踪了。
  身后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暗暗蛰伏。
  难不成又是哪里来的不良少年来抢劫?光明市很少发生凶杀案件,多多少少是一些夫妻吵架或者抢劫的案子,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钱这个字,自己身上其实没多少钱了,抢劫一个又老又丑一脸穷酸样的老女人,一看就是一个饥不择食的家伙。
  可孙梅才尴尬地发现自己旁边貌似除了这个人以外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下手了。
  好冷。孙梅只觉得心明日(7月29日)精准操盘计划及逻辑里凉飕飕的,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了,她急忙加快了脚步,不时回头看了看男人一眼,男人也加快了脚步紧紧地跟着她,一点也不落后。难道自己就要栽到这里了?孙梅感到一丝不妙了。
  面对危险,孙梅显得无比的紧张,她想到男人可能就是为了钱的,大不了把钱扔在地上给他,留自己的命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探底:大盘迎来方向选择关键时刻!  钱可以日后慢慢攒,就当自己没和小店店主还价,她把50块钱扔在地上,希望男人转移注意力放弃她。
  可她想错了,男人看到钱了,但是男人没有理会地上的东西,似乎感觉自己被羞辱了,顿时加快了脚步,奔跑起来了。
  孙梅看到了愣了一下,这时她就感觉自己的不妙,电影里凶杀案的镜头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孙梅心中的恐惧一下子被放大,吓得她不敢说话了,就算她喊出话来这里也没多少人,未必听的到。孙梅越来越慌张了,急忙头也不回地奔跑着。
  男人显然比孙梅年轻很多,体力也更加好,没跑多久,孙梅顿时感觉自己的胃里吸了太多的寒气,没有力气了,男人一下子从背后赶上来,用力把她按在道路旁的白色墙壁上
  孙梅完全不是男人的对手,加上孙梅刚才奋力奔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孙梅的嘴被男人手上的步死死地捂住,孙梅挣扎了许久,却丝毫无动于衷。
  这时看到男人从背包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刀一闪,非常熟练从她的脖子经过,顿时鲜血喷溅出,犹如夜里闪耀的红色烟花,无比的美丽,纷纷扬扬喷洒在白色墙壁上,然后混着雨水滑落在冰冷的地面,汇聚在一起,流成了一条美丽的血河。
  孙梅不再挣扎了,就像一个失去动力的牵线木偶一样,瞬间瘫倒在男人的怀里。
  男人轻轻把她尸体撂倒在地,从她的塑料带里掏出浅蓝色的棉袄,轻轻地盖在女人的头上,血全部溅到衣服上,把浅蓝色都给染红了。

  还在下雨,雨像珠子一样晶莹剔透,女人的血绽放在浅蓝色的新衣上,犹如一朵娇艳的玫瑰,像极了一个精致的“艺术品”,无比的动人,美丽。       诸子炒股语录:。人民币升值判断里的交易理念。创业板注册制新股,今天全部暴跌!!买入近端次新,才能赚钱啊!。祖师道:“悟空,事成了未曾?”悟空道:“多蒙师父海恩,弟子功果完备,已能霞举飞升也。国内大循环的投资逻辑解读!。”凤姐道:“你也说起这个话来了,可不是鸳鸯说的话应验了么。非常危险了,趁着拉高赶紧跑!。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2-4 19:39:52
真心可气啊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