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1-23 16:36:53 | 查看: 45| 回复: 0
  大杂烩全文阅读
  那家伦(1938~)白族,云南大理市人,生于昆明。1950年10月志愿参军就读军队医校后从医。1954年发表作品后一直业余写作。1960年出席全军文艺创作会议并全国第三次文代会受老舍提名表扬,后即改行从文,50余年潜心创作,业涉文学诸多领域。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等。发表作品近九百万字。结集为书有小说《篝火边的歌声》、《真挚的爱》、散文《澜沧江边》、《放歌春潮间》、《花海集》、《那家伦散文选》,散文诗《红叶集》、《孔雀集》,作品合集《情系大理·那家伦卷》,大型军事文献纪录电影《插红旗的人们》(任编剧、解说词撰稿、导演助理,长篇乱说伦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与人合编《名家笔下的大理》。1995年《百花洲》发表长篇小说《黄金与人欲》。多部中篇及许多短篇小说在全国发表。主要从事散文与散文诗创作,每年有数十万字发表。成就收入许多史典传集,有史以专节论述。50部(篇、首)以上作品获省、部及全国奖励。长篇报告文学《开拓者》获全国第三届报告文学大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荣誉奖、煤炭部文艺创作奖等。两项作品荣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大奖。诸多作品获《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数十家报刊奖。百余篇(次)作品入选《中国新文艺大系》、《新华文摘》、《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散文选刊》等百余种重要专集。及中、小、大学课本。2006年春云南省授予:云南文学艺术成就奖。2006年秋云南省授予:“从事文艺工作50年以上文艺家”称号,颁发纪念勋章及勋牌等。2008年大理州、市分别授予“特别奖”。近获“改革开放三十年杰出作家称号”。
  三十年来中国有多少具世界启示意义的创举,历史还将在总结中铭镌在册,它将丰富人类的新智慧与新思维。
  以作家身份,作为亲历者、参与者、实践者、享受者,我着意感动的是三十年来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的巨大变化和成就。
  如果越过岁月,我把目光投视得再远些,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端说起,这种变化便更有意义。当时,已故的满族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在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上,作了一个《关于少数民族文学工作的报告》。由于是参会者和被报告提及的一个文学青年,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会场上获取的这份报告的原初版本,我一直珍藏至今,它足可作为近半个世纪的文物了。正是这个报告,首次以国家的名义正式提出了“少数民族文学”的概念。而且,按民族点检了当时的队伍阵列,以蒙古族打头,一个民族一个民族的作家姓名开列下去,整整占了三页篇幅。
  这份报告的意义在于,它在文学史上第一次确立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地位和少数民族作家的地位。
  世界上唯一以国家名义和财力专载本国少数民族作家各种作品的《民族文学》,直到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初期才在北京问世。这份以茅盾题签刊名的刊物,已经以“民族风格,中华气派,世界眼光,百姓情怀”的姿容,走过了二十八个年头,出版了三百二十多期刊物,发表了以千万字作计的作品,造就了以百以千计的各少数民族中国作家与青年作者。他们以崭新姿态活跃于本民族和中华民族的文学之林,共同建造起了一座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巨大丰碑。
  真是“今天过去两重天”,在老舍先生列阵的名单里,还没有女性,而今,在《民族文学》,甚至在全国著名文学期刊中,少数民族女作家的美丽英姿夺人眼目。蒙古族著名女作家包丽英著有小说《我遥远的蒙古高原》,这位从北京大学化学系走出来的女才子,以《蒙古帝国》三部曲的长篇巨著荣获了第二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
  近五十年前,老舍先生在报告中谈到藏族文学时,仅列记了两位诗人。老诗人擦珠·阿旺洛桑早在一九五七年已被叛乱分子殴伤最后牺牲。当今,藏族文学像青藏高原一样群峰崛起,作家成群结队走来,如格桑花那样数不胜数。扎西达娃八十年代以仍含些许青涩的《朝佛》被《民族文学》转载,而今已是国内外知名的作家了。阿来的多部头长篇小说《空山》问世,让人惊喜。
  云南的民族文学,最令人感奋的,是一些往昔以口口相传来完成文学传袭,而根本没有文字作品的人口极少的民族,史无前例地涌现了作家群。在结绳刻木记事的基础上站起来的作家,向现实与历史宣告着一个民族的文化蜕变后的新生和胜利。
  当今任何一种报刊都在发表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品以它的坚实、独异和丰富为中华文学带来神奇风采。《中国新文艺大系》在每个年限时段都专册编选《少数民族文学卷》,不仅有专史论述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而且凡文学史都必辟少数民族文学专论。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少数民族会员已以千计。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已在呼和浩特建立……
  作为白族作家,当不会遗记白族文学的兴盛发展。三十年前白族文学只有几位作家,而今,与各兄弟民族一样,新生力量不断涌现,女作家不断涌现,后浪推前浪,长篇乱说伦力度、广度和深度都极为喜人。
  我尤其需要提及的是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对民族文学事业的激励和推动的作用。它从八十年代初期的第一届算起,今年刚好开评第九届获奖作品。我是三次获奖者,在北京工作时还参与过具体评奖工作。我深知这个奖项对民族文学的积极推进作用。一些少数民族作家就是因获“骏马奖”而改变了人生,开始进入专业文学队伍。
  从八十年代初始,鲁迅文学院刚从“”的废墟中站立起来,便着力关注少数民族作家的培养,一九八一年就创办了“少数民族作家班”。这一班学生,今天,很多人都成了文化和文学事业的骨干。近三十年来,鲁迅文学院为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源源输送着不尽的新鲜血液,打造了一道中国新时期文学的美丽风景。
  几十年前,我的父母也小心地向我隐瞒了少数民族身份,因为那是“不光彩的耻辱”。一九四九年,读小学的我亲见少数民族同学被欺辱的情景。他们被污称“倮倮”,这个“倮”字是被写成反犬旁的。直到一九五○年我穿上军装成为军队医校学员,父亲才告诉我他是白族,母亲应属彝族。我是云南两个最大少数民族的儿子。
  中国以国家的名义,确立“少数民族文学与艺术”这一科学理论与实践,以及具体入微的一系列具体举措,都是中国的伟大民族政策的胜利,这是对人类有启示意义的文明创举。中国民族文学的伟大成就,以形象生动的艺术作品,反映了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光照千秋的巨大业绩。
  我们五十五个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军团,不仅是以个人,而且是以祖国的名义,“坚守下去”,请世界相信,请人类的未来相信。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