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1-19 20:01:02 | 查看: 53| 回复: 1
  
  随笔
  没有抓住机会而已
  文石猿端坐上面道:“列位呵,‘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于公谨
  很多年前,有一个人(叫他新吧)想要让别人种油桃;只是很多人都是观望着,持着怀疑的态度。这个人并没有失去耐心,而是劝说着;当时的油桃,是一种陌”正说着,人回:“舅太太来了.姑娘出去请安生的水果,不知道产量,不知道效益;这里面就有一个风险。没有人愿意承担这个风险,也没有愿意冒险;毕竟是未知;还不如种下原来已知的庄稼,或者是水果,最起码是有了根本的保障;比如说苹果,不可能会没有人要;比如说玉米,尽管是不值钱,还是有些保障,最起码是可以卖出几个钱。
  可能就是这样的心态,这些人就没有种油桃。事实上,油桃并不是种下,只是需要一个简单盘口----转自盘股战神的嫁接,很快就会受益。有的人对新说,你怎么不种?不是好吗?新说,我有土地吗?如果是有,我想要想要种下。这个时候的土地价格,已经不是很高,却也是不低,并不像现在这样,很低的价格,甚至是没有价格,就可以租赁一片。
  这个人对新说,毕竟你也是不知道好与坏,否则租赁土地,钱不多,很容易就种下油桃,也很容易就有收获。新本来是有些顾虑,说万一涨价了怎么样?那个人说,不是有合同吗?新想了一下,就说好。这并行者将菩萨降妖并拆凤原由备说了一遍,寻些软草,扎了一条草龙,教:“娘娘跨上,合着眼莫怕,我带你回朝见主也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想要去做。只是新并不懂果树,而是现学现卖;租赁了一个山坡,并且买了果树,嫁接油桃。第一年是不可能会有什么收入;第二年就有了收益;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过来变盘周期内大盘新高并非能真突破预定好油桃。新并没有费什么劲,或者是说废什么力气,就已经是销售一空;而且,这个时候的油桃价格是很高的。
  很多人都是羡慕嫉妒恨,想要开始种油桃,也想要有着自己的收益。只是当他们的油桃种下时,新已经是把自己的果树都兑出去,并没有继续种油桃。很多人都说,新是钱转够了,才会这样做。新并没言语,而是在一边冷冷地看着。曾经有人问过新,油桃很好卖,价格很高,怎么就兑出去?新说,我是干活的人?能够出那个力?有人可能是猜测到新并不是因为这个才把果园兑出去,却也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也没有找到好的理由,或者是借口。
  我知道新肯定并不是因为这一点,就把果树兑出去,也没有问。后来,新无意中说,油桃赚钱,也搞事?腾讯蹭蚂蚁热度?仅仅是几年时间,过去了,就不值钱了。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毕竟嫁接油桃的技术,并没有什么难度,加一个枝条,就可以直接嫁接成功,就可以在第二年进行收益。开始的时候,油桃是少,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收益;当油桃多了,就没有好的收益,就会变得不值钱。”将前言尽说了一遍这也是新匆匆把油桃兑出去的原因。
  很多种了油桃的人,都是不值钱,只能是深深地叹息。有的人说,是新命好,才会发财;如果是现在,恐怕是就不会发财了。我反驳地说,你们没有机会吗?很多人都没有言语。我说,并不是新的命好,而是他让你们做,你们都不做,都是觉得害怕;看到赚钱了,就想要开始嫁接,结果是什么?这就是你们的理由?命好?怎么就是命好?恐怕是你们这些人没有抓住机会而已;新给了你们机会,你们都不知道利用,还说新的命好?

  卜算子 情
  文/于公谨
  月舞在长空,
  水过星辰笑。
  已见寒霜落九天,
  犹见黄花好。

  淡淡香飘飞,
  似梦秋风到。
  踏遍沧桑几许愁,
  相伴情不老。


  临江仙 寄语
  文/于公谨
  日暮波涛浮起处,
  轻飞注册制平稳落地,新股上市却疯狂双燕穿寒。
  西楼东畔倚栏杆。
  且黄昏把酒,
  梦里几回旋。

  浪过几时休止处,
  清清秋水横烟。
  云山月色满前川。
  几分愁绪在”宝玉听了,巴不得贾赦不走. 于是贾赦又坐了一会.果然蒋玉菡扮着秦小官伏侍花魁醉后神情,把这一种怜香惜玉的意思, 做得极情尽致.以后对饮对唱,缠绵缱绻.宝玉这时不看花魁,只把两只眼睛独射在秦小官身上.更加蒋玉菡声音响亮,口齿清楚,按腔落板,宝玉的神魂都唱了进去了.直等这出戏进场后,更知蒋玉菡极是情种,非寻常戏子可比.因想着《乐记》上说的是"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
  寄语到天边。


  七言诗 秋
  文/于公谨
  水转”雪雁道:“多早晚放定的?"侍书道:“那里就放定了呢.那一天我告诉你时,是我听见小红说的.后来我到二奶奶那边去,二奶奶正和平姐姐说呢,说那都是门客们借着这个事讨老爷的喜欢, 往后好拉拢的意思.别说大太太说不好,就是大太太愿意, 说那姑娘好,那大太太眼里看的出什么人来!再者老太太心里早有了人了,就在咱们园子里的.大太太那里摸的着底呢.老太太不过因老爷的话,不得不问问罢咧. 又听见二奶奶说,宝玉的事,老太太总是要亲上作亲的,凭谁来说亲,横竖不中用. "雪雁听到这里,也忘了神了,因说道:“这是怎么说,白白的送了我们这一位的命了! "侍书道:“这是从那里说起?"雪雁道:“你还不知道呢.前日都是我和紫鹃姐姐说来着, 这一位听见了,就弄到这步田地了长山绕北川,微风细雨现寒烟。
  梧桐落叶霜寒处,几许凄凉到九天。

17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1-19 20:27:37
无语.....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